在花花绿绿的小孩堆里,我找到了小红袄。她看到我的突然出现很惊讶。老师说好要来你家吃饭的,没骗你吧。她的脸羞的红了,低着头弯着腰跟我问好。逗小孩玩是我的一项本能。妹妹也过来了,妹妹我是认识的,在读二年级。旁边还有一个小男孩只是傻乎乎的笑,然后绕到我背后一个劲的戳我。他嘴唇干裂得都结黑疤了,脸上挂了一串招牌鼻涕。妹妹胆大一些,主动告诉我这个鼻涕虫是她弟弟。小红袄很守信地带我去她家,用刚刚讨来的一口袋糖打发走了弟弟和妹妹。

两个小孩拿了糖屁颠屁颠的走了,其他小孩也没有跟来,我们一路往上爬。路上碰到几只白鹅,她马上小心翼翼躲开,并一个劲示意我,老师,鹅会咬人。继续往上走,小路慢慢不见了,下过雨地还没干,除了泥泞就是大块倾斜的石头挡路。我开始碎碎问,冬天几点起床来学校,下雪了怎么走,她在前面边走边回答。最后终于问到这学期为什么成绩退步这么大,她声音压得很低,我走到她跟前去,问是不是想爸爸妈妈了。她停下脚步,习惯性的低下头,眼泪在眼眶打转。我赶紧牵起她的手继续往上爬。小红袄跟我说,爸爸妈妈是今年暑假才外出打工的,爷爷也在附近的村子打杂工,家里三姐弟由奶奶一人照看。恰好碰上这期开始读寄宿,一周才能回家一趟,对于一个九岁不到的小孩来说,想念爸妈的时候怎么办,她完全没辙。她因此开始变得沉默而敏感,我应该早些察觉到她的心理变化,给她多一些安慰和鼓励。

小红袄的家在最上面,木房子前有一块很大的空地,干净得很。站在坪中,视野很开阔,天空是蓝的,空气也很清新。我忍不住翻起跟斗来。趴在窗户往里看,家里很简陋却很整洁,是我喜欢的模样,有一整面墙上贴的都是小红袄的奖状,从幼儿园开始。很厉害啊,小红袄。她腼腆的笑了,把口袋里剩余的糖藏在了门口打稻谷用的木具里。我要小红袄教我爬竹竿,没学会。等到对面山上开始唱起了山歌,我和小红袄就在坪前的小树做成的简易长凳上坐了下来。这么看着对面的山和树,下面的木房子和农田,心里直叫好,这个位置太好了。我索性舒服地躺在了这小长凳上眯起了眼睛。旁边的小红袄也开始偷偷笑了,跟我说这是爸爸特意给她们姐弟做的,有这么一个细心的爸爸,我都能感到幸福,小红袄的内心是温暖的。

朱豪玉 湖南省乡村小学教师 29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