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是教师节了,谨以此文向全天下的老师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你们给我的记忆温暖了我的青春……



我不能忘记,也不会忘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小学到大学,我自己走过了十六年的日子。

这十六年中,我接触过多少位老师?真的数不清了,有些只恍忽地记得模样,有些只笼统地记着名字,还有一些甚至连名字也无法记起。

但不管我记得还是不记得,你们都曾经陪伴我走过浑沌不开的岁月,像茫茫暗夜里的一盏油灯,用哪怕微弱的光照我前行,并温暖了我的记忆……

01难忘那温暖的背

上小学那几年,我经常肚子疼,只要一发作就疼得我哭天喊地满地打滚,娘带我去过不同的医院,吃过不同的药,但每次发作都得折腾七八天。

每次发病,都是老师急急忙忙地背起我,把我送到家里,所以一想起老师,那暖暖的背总是第一个浮上我的心头。

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第一次老师背我回家时候的情景:我在他的背上疼得乱扑腾,他的两只胳膊把我紧紧地勒住,生怕我从他的背上滚下来,我哭着,用手掐他的胳膊,掐他的背——大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掐他,平时每个学生都很怕老师的啊——他被掐急了,也会停下来,腾出一只手来揍我的屁股,那种火辣辣地疼痛要比肚子的疼痛舒服万分。到了家,我是痛得浑身汗,他是被我折腾得浑身汗……

整个小学的记忆,我很难想起学了多少东西,但我的脑海里却充满了一次次老师和同学背我回家的情景,想起在病痛的折磨下自己发泄似的哭号,想起老师放下课本走下讲台弯下腰把我抱起的情景,想起我趴在老师或者同学的背上一路扑腾着挣扎着的情景……

当我生病在地上疼得乱滚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走近我,抱起来,背在背上,送回家。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总是涌起温暖的潮水,那潮水卷涌着,如浪,在我的内心泛起一种酸酸的涩涩的但有暖暖的东西……

02难忘挨过的那些揍

我记得小学三年级,教语文的王老师开始教我们在大方格本上正儿巴经地练字,每到放学的时候,他总会搬个凳子守在办公室门口,写字过不关别想回家。

这可苦了我啦!一来我是个“左撇子”,一直到四年级写字从来都是用左手,每次写字总是和同桌女生打架,因为她往右写,我往左写,写着写着,两条胳膊挤了一起谁也不让谁,勉强写完那作业简直不忍看。二来就是我怕写字,即使憋出吃奶的劲认真写,一个个字也让我写得四分五裂,所以一到放学我就紧张,老想着怎样才能混过去。

很难混过去,当我拿着作业本走到王老师面前,他好像不用细看,扫一眼,手一动,“刺啦”一声就把我好不容易战火中完成的作业撕下来,“重新写,什么时候写好什么时候回家!”

一遍,两遍,王老师急了,抓起本子朝我脸上就盖了过来,“再写,我就不信写不好!”天黑了,等我回家的小伙伴急了,“你看着老师点,我替你写!”终于写完了,王老师看了一眼,放了桌子上,我长出一口气,没撕!“不揍不听话,早这样写不就完了?”嘴里说着,一脚踢我屁股上,“回家吧!”

小学五年的历史,几乎就是天天挨揍的历史。我嘴贱,手贱,脚也贱,如果自己不贱那就一定怂恿着伙伴贱,我肯定上了老师们的黑名单。

最奇怪的是什么?你们肯定猜不到,全乡(记不清叫公社还是乡)竞赛采用抽考,每个学校每个年级抽前五名参加,当然少不了我啊,即将出发前,数学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专门加料,他揪着我的耳朵说:“那个大于号和小于号分清往哪朝脸了么?脸对着谁谁就大!”我疼得真咧嘴,还得一连声地说:“知道了,脸对着谁谁就大。”

直到今天,我已经迎来了自己的二十四个教师节,我已经成了一位老教师,但我依然无法忘记小时候挨过的那些揍,每当想起老师生气踢我屁股的样子,我的心里总是涌上一种暖暖的东西……

03难忘姐姐的嘱咐

上了初中,在我村的联中,我接触到了一位年轻温柔的女老师——王志蓉老师。她教我们化学,是我印象当中的第一位中专毕业的正式教师,她也姓王,那时她年龄大约不到三十,如果从本家的辈份排,虽然不是一村,我们是平辈,所以在我心里,经常偷偷地喊她姐姐。

我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但初三后半学期,从县城重点中学转来一个学生,学习也很好,好几次考试,那个学生的成绩把我远远地甩在后面,我的内心充满了崇拜,不论干什么,我都想模仿那个学生,结果我的成绩不仅没有提高,反而下滑更加厉害,我几乎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觉得自己完了,原来和优秀的学生相比,这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

我的情绪非常低落,王老师显然发现了这一点,她把我叫到她的宿舍——在她的两间宿舍里,她给我搬过凳子,微笑着让我坐下,给我洗一个苹果,然后她也坐在了我的对面,温柔地开导我,鼓励我,我一直忘不了她那句话:“要相信自己,他并不比你强多少,不然,他不会从县城回到村里,你被你自己吓倒了,按你自己的方法来,你一定可以打败他。”

正是王老师的那次谈话,把我从迷茫甚至自卑的泥沼里拉了出来,很快,我找到了自己,我的成绩也如她说的那样超过了那个同学,重新回到了班级第一的位置。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难忘老师那辆破旧的自行车

尽管我在联中的成绩鹤立鸡群,但和乡镇中心学校的高材生相比,我只能无奈地接受中考失败的命运。在我背着全家的期待,到外乡镇的一所中学复习冲击中专大门的那年,我遇到了梁延鹏老师。

他教我们物理,同时担任我的班主任。那一年,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好几次大型考试全乡第一,但中专考试却名落孙山,我心如死灰,我觉得自己没有考学的命,到现在我也弄不清楚到底是赌气还是绝望,我离开了校园,学起了厨师——也许,我的一生就和我的师兄弟一样,和锅碗瓢盆打交道吧?

是梁老师,在第二年中考前一个月,他骑着破自行车,奔波四五十里,找到了我,苦口婆心,把我拉回了校园,参加了中考,最后,由于复读生的身份,我没能参加中专的考试而进入了高中。三年后,我进入了大学,成了一名和他一样的教师!是梁老师,改变了我生命的轨迹,甚至可以说,是他改变了我的命运——这种感激一直埋在心底,工作后到了外县,每到年节回家的时候,总觉得要见一见梁老师,可一直未能如愿。

后来,我终于和妻子见到了他,他淡淡的表情似乎忘记了当年的事情,只是欣慰于我的现在——在我看来改变命运的一件事,在老师眼里也许只是一件很平常很细微的事情,然而,正是这件不起眼的小事儿,却改变了一个学生的一生。

这件事,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记在我教师工作的每一个日子里。

从登上讲台的那天起,我就暗暗发誓,努力做一个有温度的好老师,我不光要让学生深深地记住我的名字,还要努力温暖他们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