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dabe42f27ed8f098634bba93fb968_1505070364_2153.jpg



难忘初为人师时【教育人征文】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岁月蹉跎,“五十而知天命,”一个令人慨叹的年龄,看看这时候的我是个什么样子啦?蓦然回眸,我已经从初出茅庐的青年成为年过半百的老教师了!那些初为人师的日子,已成为我记忆深处难忘的快乐岁月……


            ——题记






三十几年前,我从河南省濮阳师范毕业后,被安排到濮阳市范县龙王庄中学实习。


“当、当、当!”上课铃响了,老校长带我走进了教室。没等老校长说话,孩子们都站了起来,用响亮的掌声欢迎我这个大孩子,眼神里充满期盼。老校长面带微笑地向孩子们介绍了羞得满脸通红的我。当孩子的掌声再次响起时,老校长已离开了教室。于是,我的第一节课开始了。这一节,我上的是语文。我给孩子们范读了课文,板书了生字词,教他们认读,让他们自由地大声朗读课文,布置作业。一节课下来,我感觉自己像一个磕磕绊绊走路的孩子;这一班60多个孩子却一点儿也不认生,回答问题时把手举得老高,甚至站起来,生怕你看不到,朗读时,扯开喉咙,声音能在教室里能打几个圈儿……


下课时,刚进学校办公室,老校长就笑着对我说:“真不错,科班出身的就是比我们强,一招一式,中规中矩,在窗外,我都看到啦!”听了他的夸奖,我心里踏实了许多,顿时感觉信心足了好些。


初为人师,我收获了很多,得到了许多有益的启示。记得任小艾老师说过,引导孩子,鼓励孩子,培养孩子的兴趣和积极性,我们的教育教学就能成功。


一天天过去,初为人师的日子实在很短,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清晰地记得:


临走时,孩子们送我,他们说:“老师,我们都不想让您走,想让您留下。”老校长也说:“留在这里吧,孩子们多么喜欢你呀!”


我教书的这个地方,群众仍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读过书的人很少。


当地群众好不容易办起一所学校,但条件相当差,只有几间瓦房,学生用的课桌课凳都是师生自己动手砌成的土台台。因此,凡是分配到这个学校教学的教师,多数人不到一年就走了。






然而,望着老校长和孩子们的眼神,我毫不犹豫:“我一定回来!”之后,我被教育局分配的这里正式任教。


记得在读师范时,我也曾用浪漫的情怀去设计美好的未来,用火一样的热情去描绘绚丽的事业,可当真正走上工作岗位以后,我切实体会到了教师平凡而烦琐的生活,体会到了工作的艰辛和巨大的压力。我苦恼、迷茫、动摇,但领导的谆谆教诲激励着我,周围同事们的工作精神感化着我,同组一位有着30年党龄的老教师案头的一句“生命的意义远不止于功利”震撼着我,早晨5:30来到沸腾的操场,晚上10:00离开喧嚣的校园,和学生们共同欢笑,共同烦恼,我周围的老师们无怨无悔的这样做着,他们像春蚕,象蜡烛,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来捍卫这个职业的神圣。那是一段令我终生难忘的往事,那是一段令我刻骨铭心的记忆,那是对我灵魂深处的最严厉的触及。


从根本上说,教师是一个平凡的,有时候是挺寂寞的一个岗位,要做好一个教师,获得教师的幸福感,两个条件不能缺。一个是爱心,一个是责任。爱是教育的灵魂,爱是教育的开始。


我酷爱自己的事业,满腔热忱地工作着。在我的心中装着我的每一个学生。我常常对学生说:“你们都是老师的好学生,在老师眼里,没有坏学生。”


我爱所有的孩子,包括有缺点、有缺陷的孩子。其实在那些所谓“差生”身上,不乏青少年特有的单纯、善良、上进,只是受应试教育影响,人们在一种急功近利的思想驱使下,以偏盖全,忽略无视他们身上这些美好的方面。

特别是在陈旧的考试制度影响下,学生每学期都要经历期中考试、期末考试,每次成绩出来后,教师要给学生排名次——名列前茅的学生春风得意,而那些落后者自然垂头丧气。对于那些落后的学生,我并没有歧视他们,而是对他们投以无微不至的关怀,帮助他们克服破罐子破摔的思想,克服畏难情绪,减轻心理压力,激励他们苦下决心,迎头赶上。有一位男同学在考试时的成绩是全班倒数第一,学习情绪很低。为了掌握他的实际情况,我就去他家进行家访,通过家访了解到,他基础较差,其父亲因做生意长年在外,加上该同学感到读书太辛苦了,因此,产生了厌学和畏难的情绪。针对这些情况,我一方面从思想认识上引导他,用伟人和科学家的奋斗经历开导他;另一方面从行动上去帮助他,利用课余时间为他辅导功课,通过一段时间加强辅导,该同学的学习成绩有了明显进步,终于让他看到了希望,增强了自信心,露出轻松的笑脸。用他自己的话说:“有这样的好老师,我没有理由不好好学习!”每当这时,我很欣慰,看着自己的学生在进步,我觉得自己付出得很值!


1989年,由于家庭迁址,我被调进地处三门峡库区的陕西省大荔县鲁安学校去教书,但我还经常跟河南的乡亲和我教过的学生保持感情上的联系。而在鲁安,我一直在乡村学校里面,与我的乡亲与学生们真诚相待,和睦相处。



我如今的学生们


而今,我谛听着自己踩踏的足音,摇摇晃晃地在这条路上已走了三十多年,一年又一年,我被自己周围的人们感动着:我喜欢走在路上,听孩子们远远地对我说“老师好”;我喜欢坐在案前,拆启一个个装满祝愿的信封;我喜欢登上讲台,看台下几十双期待和信任的目光;我喜欢拿起粉笔,为年轻的航船导航……我可以改造人群,帮他们开启智慧之门,帮他们点燃理想之灯,而他们也在影响着我,他们丰富着我的生活,他们美丽着我的人生……


有人说,收获是一种喜悦,而耕耘又何尝不充满乐趣呢!三十几年来,当自己看到昔日的“淘气鬼”长大了,知识丰富了,他们一批批走上了社会,成为各行各业的有用人才,我心里才觉得踏实。他们当中有的已成为国家干部,也不乏我的继承者。每逢节假日,他们常从各个地方结伴而来,看望自己的老师,有的人也从千里以外寄来虔诚的祝福,师生之间得到了真诚的理解。







如果说,人类最珍贵的深挚笃诚的情谊,由衷真切的爱是最宝贵的,那么,这种情谊、这种爱是在最艰苦的环境中建立的,不是金钱,不是丰富的物质享受所能代替的。


我在鲁安学校辅导学生


俗话说:“家有隔夜粮,不做娃娃王”。一次,在同学聚会时,有人喟然长叹:“教师这行——清水衙门,工作重,报酬低,还不改行图个啥!”是的,面对乡村学校繁重的教学工作,微薄的收入,当年的同学有的踌躇了,有的改行了,也有的虽还教书,但大多离开农村了!如果真叫改行,或是离开,我还舍不得哩。因为,我从乡民们的眼睛里看到了当一个乡村“教书匠”的地位和价值。


我的学生


因为世界需要色彩,太阳燃烧自我;因为花朵需要滋润,云朵化作了春雨……奉献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是人世间至尊的情感,是平凡人最不平凡的作为……


自1981年从教以来,在漫长的37年中,我把农村教育当作自己一生的事业乐在其中,勤奋敬业,不懈奋斗,在教育事业这片沃土上实现着人生的价值。特别是1989年以来,作为一名扎根三门峡库区的教师,我更是无怨无悔、心甘情地将自己心血和汗水奉献给学生,奉献给我钟爱的教育事业。曾有人问我:“在贫困库区任教了二十几年,为学生付出了那么多,你认为值得吗?”我说:“非常值得。因为教书育人是我的天职,满园桃李是我追求的财富,学生成才既是我的愿望也是对我最好的回报,每当我看到一批批学生成才时,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富有的人。”我的不少学生,无论在校寒窗苦读或是在外闯荡奋斗,有困难找我商量,有烦恼找我倾诉,有成就与我分享,将我当成最值得信赖、最值得尊敬的人。我也一直将学生看成自己的朋友、晚辈、亲骨肉。我也为人生能有这些亲密的学生朋友而感到幸福与自豪。



做老师的幸福感不是说到教师节那一天才会有,教师节是强化这种幸福感的时刻。


当在教师的节日里,我收到学生们给我的一支花,一张贺卡;当在中秋团圆的日子里,接到学生打来的电话,发来的短信;当在静静的夜里,读着这样的话“老师,您是我们永远的老师和朋友。请您相信,即使参天大树也忘不了细细根须;即使浩荡大海也会铭记那小小源泉。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不会羡慕建筑师,因为即使再出色的建筑师也永远不能从他的作品里得到爱的回音。我希望我是心灵的雕刻家,哪怕永远也展不出作品,却可以把爱存起来,收获数也数不完的利息。


有人说:“教师的事业是太阳底下最光辉、最神圣、最值得骄傲的事业。”是的,因为我们肩负着培养跨世纪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的艰巨重任,我们是孩子们理想风范的导航者,是美好心灵的缔造者,是智慧和技能的传播者。我爱我的教师职业,我衷情党的教育事业。


我在鲁安学校的学生们





B. 大学生、教师、其他社会人士组

姓名:宋艺川

单位:陕西省大荔县赵渡镇鲁安中心小学

职位:教师

年龄:5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