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的情况是,当男生寝室都安静下来了,大概女生洗漱得差不多了,我才慢慢踱上楼来。504的卫生间里还透出微光,小娟贴着墙站在门口。她没有走进去的意思,好像在等我。


老师,我有话和你说。


哦,什么事呢?


老师,有三件事,第一件事是我觉得你昨天说我妈妈的时候对我妈妈不够尊重,让我心里不太舒服。

c7507838120632bddbcf4de3d063ac38_1505192978_8618.jpg

昨天是周日,学生回校。这是开学的第二周。上周一开学我就把几个寝室长叫到教室外面强调了寝室长的职责,勉励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体现出自己的能力。小娟就是504的寝室长,上周他们寝室表现还不错,熄灯就寝还比较及时,跟上学期相比确实有了点初三的味道。昨天晚上下晚自习后,我是跟在学生队伍后面走的,想不到女生一上课一楼就出了叉子,有一些声音显得很响很乱。纪律班长告诉我,又是胡顶佳,嘴里喊着什么“我的王志超哪里去了”,莫名其妙。


所以,等到男生都差不多静下来了,我上楼来查女生寝室的时候,心里就有点生气。让我更生气的是,504卫生间的灯居然还亮着,虽然关着门,还是有些声音从玻璃门里传出来。我先叫出胡顶佳,把她批评了一顿。这时候,小娟和班长应澜从卫生间里出来了。我叫住他们。


504原本是一个很好的寝室,从七年级下学期开始就渐渐扣分多了,洗漱晚了,甚至有一回还把生活老师气得可以。虽然这个寝室住着几个学习优秀的女生,但是我并没有感受到他们的班级荣誉感,觉得他们生活上的自觉性还比较差。今天这个情况,我的心情就别提了。

应澜说,她是值日生,所以晚了。小娟说她在洗衣服。


整个五楼除了504可能再没有其它寝室还亮着灯了,别的寝室人家也要扫地也要洗衣服,为什么你们就这么晚呢?我说。


当然,你们的理由我也不好过多的指责,你们就和我一起站十分钟吧。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小娟的迟到问题。

a8c59112bf85f01da568bfa575929d91_1505193028_5434.jpg

我说,小娟,你的时间观念也实在太差了,今天你回校又迟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想看,整个八年级下学期你几乎每周都要迟到,现在到了九年级,你还是迟到!


小娟说,我也不想迟到的,每次我妈妈都想送我,我们约好了时间,但是到了那个时候,妈妈的客户总会有找的,所以就……

一次两次你说是有特殊情况我理解,但是每周都迟到就不应该了。如果是你妈妈的问题,我觉得你妈妈对你的学习一点都不重视!

这就是周日我对小娟说的话。现在小娟站在我面前说,我对她妈妈的态度不够尊重,说实在的,我有点反感。我觉得小娟就是受不了批评所以才来找我的,还要拿出一副为妈妈讨公道的架势,实在可气。


小娟说,老师,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就是,你在班上有点重男轻女。


这个话题我不是第一次听到,无外乎男生犯了错我没有怎么批评,而到了女生犯错,我却严厉批评之类的。小娟说的还是这些事。比方说有一天,男生扣分了,我只是简单批评一下,而接着女生扣分了,我却大发雷霆。

a8c59112bf85f01da568bfa575929d91_1505193053_7136.jpg

还有第三件事,就是女生来了大姨妈跑步请假的事。为了杜绝有个别女生借请假偷懒的行为,我今天忽然想了一个办法,就是你请假落下的等身体好了之后是要补回来的。小娟说,我这样的规矩对于她们女生来说是苛刻了。


小娟的一二三当时真的把我说的心头火起,可是转念一想,小娟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她能够把心里话方面对我提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对我的信任,如果我今天不能给她一个圆满的回应也许这孩子以后有什么事都再也不会当面和我说了。孩子有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很多事情说清楚了其实就没事了。


为了不影响别寝室的同学休息,我把小娟叫到寝室里关上门,然后诚恳地向她解释。


首先,我对你妈妈没有任何的不敬,你们的家长愿意花重金把你们送到我们学校学习就是对我们学校和老师的信任,为了这份信任,我就应该尊重他们。同时,你们的家长都是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包括你的妈妈也有自己的事业,这样的人我没有理由不尊重她。再者,你们的家长为了培养你们不惜重金不惜血本,这份沉甸甸的爱也值得我的尊重。当然,你说我昨天在说你妈妈的时候态度不太好,我也解释一下。昨天我上来的时候心情就不太好,因为胡顶佳上楼梯大声喧哗,也是准备要批评她的。又看到你们寝室居然还亮着灯,心情就更不好了,卫生间还那么热闹。所以,我的心情相信你也能理解。老师不是圣人,我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有的时候也会有点情绪化。但是,我绝对没有对你妈妈不敬的意思。当然,你妈妈的时间观念还是需要加强的。


听了我的话,小娟点了点头。

a8c59112bf85f01da568bfa575929d91_1505193161_7615.jpg

第二,我从来没有过重男轻女的想法。你说我有时只会批评女生,如果按你刚才举的例子,我想是这样的。男生第一次扣分了,我没有过多批评,那是因为第一次,尚可以原谅。而女生再接着扣分的话,这样的事放在谁的身上,谁都会生气,当然就免不了要批评得重一些。你说,我有时对男生过于宽容,我只想说,像黄金伟这样的同学,无论我怎么处罚他他都无所谓,他也不会改变自己,对于这样的学生,我想我还是不要自寻烦恼的好,你说呢?


有几个同学笑了。


当然,关于请假要补跑的规定,我确实有欠考虑。其实你们说说,我有多少次“言而无信”,不是我不记得,而是有时候我就是吓唬你们的。我的本意就是希望你们都认真对待跑步,为了中考,为了健康的身体。今天宣布的规定其实我根本也没有想过真的去执行。


小娟说,身体好的时候我一定会认真跑的。其他几个女生也随声附和。


那就这么办吧,我相信你们都长大了,有了担当,会自己为自己负责。


小娟说,老师,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我说,小娟,你没有做错。能把心里话开诚布公地讲出来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方式,你做得很对。再说,你维护妈妈的行为本身就没有错,我反而觉得做得很好。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像今天这样说出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加地相互了解。


当我从寝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夜色很浓,似有风儿吹过,心头有点点清凉。


有时候孩子的想法也许很幼稚,也许他们看问题的角度还很片面,但我相信他们是能够分清是非的。孩子长大了,他们不愿意只是服从,他们很想知道为什么,那就让我们多听听他们的问题,耐心地为他们解惑。


也许,我们的一句话就可以给孩子一片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