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新闻报道:

  一群乡村孩子,连续两次在全市校园文化艺术节上获得合唱第一名。这事在山西省孝义市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很多人难免好奇:山里娃咋成的“歌唱家”?

  答案其实简单,孩子们有一位优秀的音乐教师。2012年,高番平大学毕业后担任孝义市高阳小学音乐教师,短短几年便成为孩子们最喜欢的老师,也变成整个高阳镇的“香饽饽”。


  连续两次让乡村学校的孩子捧回全市校园文化艺术节合唱第一名,高番平声名鹊起。如今,每逢乡镇有大型活动,她都受邀负责排练节目。看到台下观众的笑脸,听着不断响起的掌声,高番平的职业幸福感油然而生。


  这么好的教师,为啥愿意待在山沟里教学?

  答案也不复杂,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让乡村教育面貌焕然一新,让广大农村家长、学生和教师看到了希望。乡村教育不再是“薄弱”的代名词,反而变成县域教育的亮点。


  近5年来,山西省孝义市累计招聘708名像高番平这样的本科毕业生、110多名研究生,将他们全部补充到农村教师队伍中。年轻的血液,为农村教育注入了蓬勃发展的活力。

  教师是提升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的关键力量。均衡配置城乡师资,是促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关键所在。

近年来,在许多地方,城乡二元结构矛盾仍然突出,乡村优质教育资源紧缺,教育质量亟待提高;城镇教育资源配置不适应新型城镇化发展,大班额问题严重。大班额给中小学教育带来的问题日益加重:影响了教育教学质量,阻碍了教育改革,加重了教师负担。

即便是在上海,城乡差距偏大的问题也不同程度存在。如何把优质资源用好用足,突破城乡教育资源流动的壁垒和限制?

随着城镇化的高速发展,乡村生源大量流向城市,我县也出现了城镇学校“一位难求”、乡村学校“空壳化”的现象。

看看我们村学校的孩子!

新学期伊始,孩子们重返校园,安静了一个暑期的校园再次热闹起来。然而,对于一些乡村小学来说,昔日校园热闹的场景已不能重现,农村小学生源的流失让这些乡村学校面临“空壳化”困境。

这个学期,我们村的学校只招收到9名学生。

对于我们村小学来说,这是历年来最少的一届学生。10多年前,我们小学“最热闹”的时候有6个年级,100多名学生。像我们小学这样近年来学生数量迅速下降的乡村学校不是少数,人们发现,很多乡村小学面临着生源不足、年级断层、教师流失等困难。

农村生源减少,再加上很多孩子被父母带到务工地读书,乡村学校生源不足已成为常态。由于教师和学生都不足,这些乡村学校年级出现断层,一般只保留低年级教学。小学生在这里读完一年级或二年级,便会转学到离家较远的学校就读。由于上下学路途较远,对这些年幼的孩子来说,随之而来的便是交通安全问题。

如何增加乡村学校的吸引力,让越来越多的“高番平们”到农村任教,并让他们留得住、教得好?这是城乡教育一体化改革中面临的一大课题。

改革春风,吹进城镇乡村。一年多来,各地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工作有序推进,许多农村学校实现“逆袭”,城镇学校大班额、随迁子女就学等难题陆续破解。家门口的好学校越来越多,“乡村弱”“城镇挤”的突出矛盾得以缓解。

各地在统筹配置城乡师资基础上向乡村倾斜,积极实行乡村教师收入分配倾斜政策,稳步提高乡村教师待遇,不断增强乡村教师岗位吸引力。原来农村教师总想逆向流动到城镇学校,如今实现了城乡双向流动。农村学校受交通、资源等方面限制,办学水平很难达到县城学校的水平,但特色办学、信息化建设可以弥合沟壑。

人社部、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做好2017年度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大对农村和艰苦边远地区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审工作的支持,评价标准要综合考虑乡村学校和教学点实际,对长期在农村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中小学教师可放宽学历要求,不作论文、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要求,侧重考察其工作业绩,提高实际工作年限的考核权重。人社部正在着手研究修订义务教育学校岗位设置管理指导意见,进一步优化岗位结构比例,吸引优秀教师向农村流动。

北京市要求乡村小学副高职称比例不低于10%,高、中级职称合计不低于75%;乡村中学副高职称比例不低于30%,高、中级职称合计不低于80%。黑龙江省统一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学校高、中、初级岗位结构控制比例,同时要求城镇学校招聘的新教师入职后5年内必须到乡村学校任教2年。

据了解,教育部、财政部继续组织实施连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2017年中央财政安排奖补资金38亿元。人社部、财政部对包括教师在内的乡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实行乡镇工作补贴,补贴标准不低于月人均200元,并向条件艰苦的偏远乡镇和长期在乡镇工作的人员倾斜。住建部指导各地切实将符合条件的乡村学校教师纳入住房保障范围,通过实物保障与租赁补贴并举,解决其住房困难。贵州、云南、河南、湖南等20多个省(区、市)已累计在乡镇建设公租房120多万套。人社部、教育部建立了乡村教师荣誉制度,于2016年教师节前夕,对在乡村从教30年的教师开展首次荣誉证书颁发工作,涉及400万名乡村教师。

仅仅依靠“支教”式外部力量援助,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教师资源均衡问题,要由“输血”变“造血”,必须建立内生型的教师发展机制,通过各种途径促进农村教师专业化发展,培养土生土长的优秀教师队伍。

山西省孝义市结合实际,由城区优秀学校牵头,组织区域内农村学校组成共同体,开展了“城乡学校发展共同体”改革,并将其作为重点工作纳入督导评估方案,每学年进行专项考核。正是这项改革,将城乡学校的发展捆绑在一起,教师在学校发展共同体间交流提升,学生在城乡教育交流碰撞中成长。

老师在辅导我们学习

学校是大的好?还是小的好?城市学校好?还是乡村学校好?或许没有定论。但随着城市化,学龄儿童向城市聚集,学校变得城满、乡弱、村空,却是事实。农村学校会消亡吗?农村教育向何处去?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关注乡村学校,共同探讨农村小规模学校发展的价值和出路。

毫无疑问,那些地处偏远、条件艰苦的农村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更需要得到社会的关心和支持。由于城市人口不断增加,城市学校不断扩大,只能从农村抽取教师,优秀教师很难留在农村。稳定而优秀的教师队伍是促进学校发展的不竭动力。然而,当前我国乡村小规模学校师资状况堪忧。如何为农村学校配备“一专多能、留得住、下得去、教得好”的老师?我们都希望家门口的好学校多起来,更希望农村学校越来越好!


我在我们村学校的留影





A. 中小学生组:

学校全称:陕西省大荔县鲁安学校

年级:五年级

姓名:闫凤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