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 密 大 学 特 色


刘 尧


古今中外大学发展的事实一再证明:著名大学的确是多姿多彩、各具特色的。

哈佛大学以培养政治家而闻名世界;麻省理工学院以培养工程师而声名远扬;耶鲁大学以培养总统而引以骄傲;普林斯顿大学以培养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享誉全球;斯坦福大学以“学术顶尖、科研开发”成为“硅谷”的强大后盾而名扬天下。

再看看我国近代的几所著名大学吧:北京大学提倡“兼容并包”,有“民主”、“自由”之风;清华提倡“厚德载物”,有“严谨”、“认真”之风;南开提倡“允公允能”,有“开拓”、“活泼”之风。有人说,如果清华似少林,北大似武当,那么复旦就似峨嵋了。清华人技压四座,北大人光彩照人,而复旦人总能以细腻敏捷取胜。

ed1b769764da1c4ac042a1b29918b077_1507361126_6564.jpg

生长于机体之中,显现于机体之外

大学特色是大学理念与精神由内而外的自然生成与呈现,是大学文化的综合表现。大学特色是大学质的规定性,是大学独特的品质和风貌,具有独特性、稳定性、时代性、地域性和系统性。它既可以是类或群的特征,即大学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在发展过程中展现出来的显著特征,是大学区别于其他国家与地区、其他社会部门、不同时代的独有特征。也可以是一所大学的个性特征,即一所大学在生存和发展中,所表现出来的区别于其他大学的独有特征

大学特色,生长于大学机体之中,显现于大学机体之外。大学的所有人与活动,都为特色而准备,又被特色所拥有。大学的校长、教师和学生是大学的主体,在大学特色形成与发展过程中起着核心作用。校长的大学理念是形成大学特色的源泉。如柏林大学校长威廉·冯·洪堡提出的“教学与研究相统一”的大学理念;威斯康辛大学校长范·海斯提出的“教学、科研、社会服务都是大学的职能”的大学理念。

如果说校长是大学的“灵魂”,教师则是大学的“躯体”,校长的大学理念必须得到教师的广泛认同,并通过教师的实践和传承逐步形成大学特色。学生作为大学存在的出发点与落脚点,是大学特色形成与发展的主要参与者,更是大学特色的最终体现者。

校园作为酿造大学特色的环境,是一所大学育人的独特环境,是物质与文化环境的和谐统一。物质环境如富有文化内涵的校园建筑景观、教育设施与设备等;文化环境如优良的校风学风、浓厚的学术氛围、恰当的制度设计等。

与使命同源

大学特色,与使命同源。

就其本质而言,大学特色是与生俱来的、无意识的产物,是大学质的规定性,是大学文化的精髓。大学特色的形成与发展,除了顺应社会发展的潮流,更要遵循大学的内在逻辑与理性,坚守大学的使命与宗旨。

大学特色是物质、是精神,是两者兼而有之。大学特色的形成与发展,始终根植于大学使命的灵魂深处。大学特色存在于“自主办学、学术自由、教授治校”的大学。大学特色钟情于正义、良知与真理。

大学特色,并不在于“自主办学、学术自由、教授治校”本身,而在于对其的维护。在维护的道路上,风雨征程,遇险而进,愈是艰难,愈是珍贵,当大学竭尽所能迎来成功的曙光之时,大学已经叩开了特色之门。

大学特色,并不在于正义、良知与真理本身,而在于对其的追求。当大学通过追求,拥有了一份正义、一份良知、一份真理,并以此播种于社会,对社会充满了自己的责任而获得社会的崇敬,便是大学无上的特色。

与积淀同行

大学特色,与积淀同行。

大学理念是灵魂。古今中外的著名大学都有着独具特色的办学理念。如哈佛大学的“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耶鲁大学的“教育不是为了求职,而是为了生活”;麻省理工学院的“理工与人文相通,博学与专精兼取,教学与实践并重”;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工作是学校的主要工作”

学科建设是基础。学科特色是大学特色的一个重要基础。大学在学科发展上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要重点发展优势学科和特色学科。如牛津大学以数学闻名;剑桥大学以物理学闻名;加州理工学院理工科闻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人文社会科学闻名。

人才培养模式是途径。人才培养模式是将大学特色最终融汇到学生身上的途径。比如,中国地质大学就是通过学生四年不断线的野外地质考察实习,培养学生吃苦耐劳精神和野外地质工作的基本素质,既强化了学校的地学特色,也使学生具备了学校特色的品质。

校园环境是熔炉。校园是大学通过物质与精神熏陶学生的熔炉,起着“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的作用。牛津、剑桥的学生讲,他们在大学里不是被教出来的,是被”熏”出来的。是怎么“熏”出来的?是在和导师不断的谈话当中熏陶出来的,是在各项活动中熏陶出来的,就是在他们所处的大学环境中熏陶出来的。

与坚守同在

大学特色,与坚守同在。

每一所大学都向往着拥有自己的特色。我说,大学从坚守中萌生的自豪、满足与快乐,似乎有些迂腐,而特色常常钟情于坚守的大学。可是,今日许多大学常常把不断的“革新”当作特色,永远地追逐,却永无特色。

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戴维·巴尔的摩曾指出,确保风格、维持传统在美国的许多大学都成了一桩很神圣的职责。他说,既有一流管理者和一流大师,又有坚守几十年上百年的鲜明特色,何愁不能成为一流呢?但如果频繁“革新”特色,就很难成为精品。

就是说,大学特色是大学在自己的长期发展历程中,形成的比较持久稳定的专有性或显著性发展方式和被社会公认的、独特的、优良的显著特征,是一所大学赖以生存与发展的生命力,是一所大学的优势所在。

大学特色不是校长随意主观贴上标签而形成的,也不是政府给大学某种特殊的政策就能够形成的。说到底,大学作为独立的办学实体,自主坚守优良特色是神圣职责,因为有没有特色、坚守坚守特色,是决定一所大学能否生存与发展的根本问题。

与纯洁同辉

大学特色,与纯洁同辉。

大学特色始终在大学身边热忱地徘徊,却常被追名逐利的大学轻视,大学愈追逐功利,离特色愈远。在充满功利的大学里,找不到特色的踪影,因为特色是那么的朴素,那么的真诚,那么的直白,它远离功利。功利的尘埃,与特色绝缘。

大学特色的天敌是功利带来的浮躁。浮躁足以毁灭特色。浮躁是黑洞,深不见底;浮躁是幽灵,无处不在。浮躁让大学始终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中:虚伪、造假、泛滥成灾的腐败与不诚信,灾难将至而未至,死亡将临而未临,浮躁笼罩着大学,特色便倏然而去。

大学特色有着自己的秉性,她不是商品,不能交易,不被买卖。大学要褪去功利带来的浮躁,还原宁静是如此的可贵。大学本来是纯洁的宁静的,宁静与特色是地紧密相连的。

与尊严相伴

大学特色,与尊严相伴。

大学尊严来自于平等、来自于正义,更来自于每一所大学享有自主权。享有尊严的大学,一定是独立的、自主的、高雅的、可敬的。这样的大学,不因居高而自傲,也不因处微而自卑,以尊严而自重,又以尊严而育人。

人类毕竟进入了文明融合的时代,大学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大学特色也变得更深沉、更自由、更宽广。只有让每一所大学以自己应有的尊严,自主地坚守自身的特色,才能让特色更加彰显。

刘尧系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教授、所长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