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没有你:爱的阳光

教育人 唐金龙

[案例传真]

小丽(化名)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到乡下抚养,快到上学时,才被父母接到身边。父母都是工作责任心特别强的人,除了工作好象什么都不重要,她自然也就成了“多余”的人。因为没人照看,虽然她只有6岁,还是被父母送进了学校。由于年龄偏小,所以在学校面临的压力很大,特别是一些需要动手的事,总落在别人后面,到二年级时,她甚至不想上学了。

那时,她特别担心父亲和老师或班主任接触,因为父亲一听说她在学校表现不好,不论是什么原因,回家肯定要揍她一顿。这使她从内心里很不服气,也因此特别痛恨老师和班主任,觉得他们向她父亲反映情况不全面,不实事求是。这样,上课时她就更不愿意听课,不愿遵守纪律,经常在课堂上干一些调皮捣蛋的事,班主任也因此越发向她父亲打“小报告”。她父亲是个极要面子的人,一听到这些“报告”,就越发对她不客气,开始用皮带抽打她。母亲哭着阻止他,他就像没听见似的。

父亲认为她给他丢脸了,在她升初中时,父亲决定让她转学。新的学校,是全市公认的学风较差的学校。她被该校师生一致认为是“最差”的学生,“否则怎么会转到我们学校来呢?”因此她也就“破罐子破摔”。自从她转到这所学校,几乎父亲每去一次学校,回家她就被揍一顿。以前,每当父亲打她的时候,她就向他磕头求饶写保证书,而到这时候,不管他怎么打,她都无所谓了,因为所谓的“保证”、“求饶”都已失去了任何实际意义。

在初三年级的一堂数学课开始之前,老师报了几个学生的名字,其中也有她,然后叫她们几个出去,说有她们几个人在教室里,老师的课就上不好。出了教室门之后,她们几个当然不会站在那里或呆在附近,而是立即溜出校园,逛街去了。

后来,她开始逃学,浪迹街头;而后交上了小混混。再后来就开始了偷,在她父亲一阵哭打后,又开始了闹恶作剧,最终被送进了少年管教所。

[解剖分析]

在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小丽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她的父母特别是她的父亲有责任。父母是孩子的最亲密的朋友,是孩子的第一任启蒙老师,理应孩子理解、关心。而她的父亲缺少和孩子的交流,而以粗暴的体罚来代替教育,从而使小丽越来越逆反,“破罐子破摔”。

在小丽受教育的过程里,父母的爱缺失了;在学校,小丽同样没能得到

有的尊重和理解,而是受到老师的冷眼和歧视。

正是家庭和学校双重失误,使小丽最终走入歧途。

[方法引领]

国内赏识教育成功者周弘先生在一次演讲中介绍了他的经验:

我发现所有孩子心灵深处最强烈的需求和所有成年人一样,人性中最本质的渴求——渴望得到别人的赏识。吃饭、穿衣、身体健康只是孩子有形生命的需要,而内心世界的满足和愉悦是所有孩子无形生命的需求。

可是,我们有的父母忽视孩子的无形生命,不知道孩子心灵深处最强烈的需求是什么。他们认为,只要在物质生活上对孩子尽量满足,吃的、穿的、住的、玩的,都是最好的,对孩子来说,就足够了。这也正是他们苦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为孩子做了那么多,孩子却并不领情的原因。

在孩子学说话、学走路时,父母都是天生的教育家,本能地看到孩子的优点。孩子上学后,父母开始怀疑孩子,认为孩子不行,目光总盯在孩子的缺点上。

父母的目光像阳光,照到哪里哪里壮。

孩子的无形生命好比一棵果树,果树有果枝(优点),有风枝(缺点),父母的目光如果一直盯着缺点的风枝上,风枝就会越长越壮,最后颗粒无收。父母的目光如果一直盯在优点的果枝上,果枝就会越长越壮,最后必将是桃李满树。

父母总是习惯地认为:优点不说少不了,缺点不说不得了。而赏识教育恰恰相反:优点不说不得了,缺点少说逐渐少。现在的孩子得到的赏识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我用十几年的生命体验得出一个结论:赏识导致成功,抱怨导致失败。
假如小丽的父母能有周弘先生的教育理念,小丽还会走入歧途吗?在小丽的内心世界里,是干枯的原野,缺少阳光雨露。而对于一个成长着的孩子,这是个致命的缺陷。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一位留学美国的父亲对女儿的教育方式。尽管国情有所不同,但还是可以给我们很好启示的:

去年举家迁往美国,他和女儿先行一步。

到美国后,女儿第一天放学回家,就从书包里掏出一份诚信守则和一份诚信合同要他签字。他一看,守则上是诸如“不欺诈,实事求是”之类的诚信条约,女儿说,这周是他们的“诚信周”,不仅要签诚信合同,还要举办好多活动、家长则要充当诚信活动的监督人。在诚信周里,女儿自己动手搜集了大量有关诚信的名言,留下深刻记忆。一天,女儿说:“爸爸,电脑是不是出问题了。有的网站怎么打不开?”他忙过去看。女儿递给他一个网址,说:“这是老师给他们的网站,说要他们从上面找资料,然后根据所给的资料写一篇文章。”他在地址栏输入老师给的网址,果然打不开。一直搞到凌晨3点,那个网站也没打开,可女儿已经睡着了。他给女儿留了张条,告诉她网站没打开,又给女儿的老师留了张条,把情况跟他说清楚了。第二天,他忐忑不安地等着女儿放学回来。女儿一推开门,却是笑容满面。她张口对他说的是:“老师今天表扬他了。”看他不解的样子,女儿解释说:“那是老师设计好的打不开的网站。老师就是要看看他们诚不诚实。今天交了作业的同学都被老师批评了。”

还有一天,女儿说要看老师发的影碟,电视今晚归她独享。他从书房出来时,却看见屏幕上出现的居然是两个男女的裸体画面。一股火气轰的一下就冒上来了,他走过去把电视关了,严肃地说:“你怎么能骗他说是在看老师发的碟呢?”女儿一看他那么激动,就哭起来了:“我没撒谎,我们今天上了性教育课。老师不仅发碟,还说要帮助我们多了解一些性知识呢。”一听这话,他倒呆了,忙向女儿道歉。让他和女儿谈性,的确很尴尬,但这是不可回避的话题呀。他到电脑上浏览了一下有关性教育的东西,才知道自己对性知识的了解是多么贫乏。他主动找女儿谈话。尽管一开始他和女儿的谈话还是小心翼翼,但在一段时间的学习后,他们的谈话内容大大地增加了。女儿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爸爸,你的性经历是怎么一回事啊?”他心脏差点停止跳动。他很尴尬地看着女儿,想他该怎么回答。在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还是直面了女儿的问题。他不失时机地教育女儿男女同学之间的交往要有分寸,女孩子要自重等做人的道理。

想想看,父亲和女儿之间有了如此的交流和沟通,怎么还会有无法解决的问题呢?有了这样亲密的友好关系,孩子就会有一种幸福感和依靠感。

上面说的是家长应该做的,下面再来说说教师应该做的。当一个好老师最基本的条件就是拥有爱心。从孔子的“有教无类”到夏丐尊的“没有爱就没有教育”,从马卡连柯的“教师的威信首先来源于爱心”到苏霍姆林斯基的“爱是道德教育的核心”等等。古今中外的教育家们教育思想有所不同,教育风格各有千秋,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爱心是根,育人为本。”

由此我想到了“让学生举起右手”的一位教师的故事。

这位教师在课堂提问时,发现一个学习很差的学生和其他学生一样举起了手,让他回答时又一个字回答不出来。老师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发火。下课后,这位老师带学生回办公室,问他为什么不会也举手,这位同学哭着说:“别人都会,如果我不举手别人会笑话我。”感慨之余,老师跟这位同学约定,以后课堂上回答老师问题时,如果不会时就举起自己的右手。就这样,这位同学在以后的学习中慢慢取得了进步。这位老师后来依照这种办法,让其他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不会时也举右手,慢慢地他发现整个班级都变了。

或许我们可以从中得出某些有益的启示。这位老师并没有给他的学生扣上一顶“调皮捣蛋”的帽子,没有向他质问“不会还要举手,是不是想和我作对?”而是在询问了详细情况后,用爱心和智慧进行了人性化的改进。如果这位老师的做法,不能引起全班学生面貌的整体改进,我想,那才叫奇怪呢。

无数的教育实践表明,青少年的心灵需要阳光般的爱来滋润,青少年人格的形成需要爱来铸造,青少年的智慧需要爱来激发。“让学生举起右手”,是教师对自己的教育对象从内心深处产生的伟大情感。这难道不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教育”吗?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说过:“爱是一种最伟大的情感,它总是在创造奇迹,创造新的人,创造人类最伟大的珍贵的事物。”

爱是一种充满爱心和智慧的阳光。它可以使学生自卑者自尊,落后者上进,悲观者看到希望,冷漠者燃起激情,在学生心灵开放出灿烂的花朵。

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不能没有你:爱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