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将至,不论是企业,还是事业单位,关注度最高的肯定是“年终奖”问题。而企业管理体制的特殊性,其年终奖的发放具有了鲜明的企业文化特质;至于事业单位,因为有体制加身,所以就不可能太任性,必须严格按照政府出台的相关规章制度的管理办法进行运作。如果稍有任性,就可能乌沙难保。在丰富多元的时代,对社会组织系统进行分类,除了企业和事业,也还存在一种四不像的怪异之物。说它怪异,不是因为其形貌,而是其运行体制。由于是社会的“怪胎”,所以就可以按照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对相关事务进行管理。这样,一切的不可能也就变成了稀松平常的事情,而且还可以理直气壮地摆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己粉饰包装。

作为社会事务中最重要的一个职业行当,教育因其特殊性,对所谓的教育“年终奖”的分配是以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方式进行资金的二次分配。而这种二次分配多是以个人的工作量和工作效益为重要的参考指标,采取“按劳分配”的方式;而分配的资源则是采取大家伙“抬石头”的方式进行筹集——从体制内每个成员应有的财拨工资中拿出一部分,单列独立的账户,由单位统一管理和支配。由于这部分活动资金的管理权和支配权下移到单位,各个单位在进行二次分配时就完全不需要顾忌上级和出资人的看法与感受,根据单位自身情况,由掌握财政大权的枢纽机构进行统筹协调。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决策层抓住了经济命脉,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扼住了单位职工的咽喉。虽不能算是生杀予夺,但很大程度上还是能够决定职工的喜乐与哀愁的。而由于这种特权的把持,很容易催生出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样,衣冠楚楚者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干着鸡鸣狗盗的事情也就成为习以为常的事情了。撇开平时的暂且不谈,单就教育系统中年终奖的绩效发放而言,点头哈腰的绝对比埋头实干者所得的实惠多,能说会道者肯定比默默无闻者收效好,卑躬屈膝者一定比挺直腰板者受宠得多。这个时候,在这个以塑造人的灵魂为使命的神圣之所,社会主义基本的分配制度——按劳分配就没有了存在的时空,取而代之的是在这里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者如鱼得水,得到鲜活地展演。毛泽东曾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更是其乐无穷。”从国家的层面看,把教师绩效工资的再分配权力下放到单位,其初衷是为了“奖勤罚懒”,调动一线教师工作的积极性。可是,上面好的想法遇到现实生存的土壤时,由于被一些别有用心者把持,自觉或不自觉地就会变质走样。由于阳光监督制度的缺失,掌权者可以想当然地为所欲为,有时候,有的地方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试问,如果股怪异之风不能被及时刹住,其所诱发的负效应是很可怕的。古语云:“天地一杆秤,得失寸心知。”每一个正常人,如果不是令有所谋,对生活中与自己相关联的事情都是心知肚明的。因为过了“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年代,用心平气和的温文尔雅方式处理宠辱得失已经成为现代文明社会人们处理世事的主要方式,所以即使遇到不公正的待遇,更多是抱着息事宁人的中庸之态。但是,沉默并不是代表对什么都一无所知。上帝在给别有用心者打开一扇通往阴暗之处的窗子的同时,一定会为他关上通往阳光坦途的大门。与此相对应的,上帝为受损者关起一扇狭小的窗子的同时,一定会为他打开一扇大门。——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聊完了绩效的问题,下面再谈谈“积孝”的话题。新时代,新气象。在现代文明高速发展的时代,温饱已经不再成为威胁普罗大众生命的主要问题。在物质极富庶的当下,如何把大大的“人”字写好是世人追求的方向。“人之初性本善”,而“百善孝为先”。这里的孝含括的意思是上要畏天,下要敬地,中要善待家人,还要善待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在处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身与心的关系时,能够以向善之心对待,就是最大的孝;这里的孝,除了是在公众场合,别人看得见的地方规范自己的言行举止,在一个人的世界更当谨言慎行。孔夫子有言曰:“君子慎其独。”尽管我们离君子的高标尚有很大的距离,但不论做什么事情能够以“与人为善”之心相待,就可以收获更多的坦然。我们成不了圣人,但圣人之仪可以成为我们学习的范式。俚语云:“人在做,天在看。”以一份坦然面对生活,处理各种关系,就不会负重前行。“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是理性战胜了感性,多少带有人心不古的悲观。如果每一个人都以“孝天、孝地、孝人”的敬畏与虔诚之心面对世事苍生,人与人之间也就少去了藩篱。“莫之为而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以孔夫子的天命观处理生活、工作,在平衡三种角色——生活之人、社会之人和职业之人的关系时,如果不完全把自己放置到利益的核心,也就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制造。尽管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说,但太专注于自我利益的攫取,无形中会丢失自己的灵魂。一个没有灵魂和操守的人行走于世是很可悲,也是很可怕的。

“绩”是成绩,是付出后得到的应有回报。如果罔顾事实,而以违背职业操守的奸佞之举轻率处理,只能给自己的生命册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灰色一笔;反之,如果以对职业的忠诚之心妥善协调工作关系,秉持公心,虽无法实现皆大欢喜的盛况,起码不会出现怨声载道的乱局。“积”是积累,需要经历“积善成德”的阶梯性攀爬。古人“三立”,“立德”为先,“人无德不立”,作为由肉体和灵魂组成的生命复合体,直立行走于世时,只有时时以“铁肩担道义”的责任与担当处理世事,在与这个世界告别时,才不至于无法瞑目。“自古忠孝两难全”,把“善”始终放在前面,也就少去了纠结。当然,这里的“善”与“孝”不是无原则的迁就,更不是“好好先生”的迂腐。

(安徽省霍邱中学 陈士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