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者基本上是矛盾的。因为我们的周围,几乎没有几个人会喜欢刻板的原则,所以你若非要想讨得别人喜欢,那往往则就需要您“活动活动”一下原则,或者干脆就是一味违心地去迁就、迎合对方了。我们说,既然有为了讨好别人而放弃原则的人在,当然也就有坚持原则而不愿意屈意地迁就、迎合他人的人在了。


关于此,孟子在《孟子-滕文公下》中讲述了一则“王良与嬖奚”的故事,亮明了自己的态度。话说嬖奚是晋国大夫赵简子的宠臣,一次,赵简子命令王良专门为嬖奚驾车,因为嬖奚要乘车外出狩猎。不料劳累一天竟然一无所获,嬖奚回来后向赵简子埋怨说王良是天下最低劣的车夫!王良得知此事后请求赵简子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想要看看第二次的效果。结果这次王良驾车,嬖奚的狩猎竟然是满载而归 ,一个早上就猎获十只飞禽。嬖奚高兴异常,回来后娃娃脸似又向赵简子狂赞王良乃是天下最优秀的车夫!看着宠臣嬖奚那高兴的样子,赵简子便决定就让王良日后专门给嬖奚驾车。不料王良却执意不肯,并向赵简子说:“第一次驾车狩猎虽然一无所获,但我是按照正确的驾驭法原则去驾驭的!第二次,为了讨他欢心,我只好违反驾驭原则地去迁就、迎合他,所以才一举猎获十只飞禽!我个人是一个从来都不愿意违反原则的人,加之我也不愿意为小人驾车,所以还请大王另择高明,替我谢绝嬖奚吧!”


足可见,孟子对此的观点是,不应该放弃原则去迁就、迎合别人;即使迁就、迎合可以博得他人的欢心,或能从表面上得到一时的效果,那也是不可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