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富士康多连跳震惊中外。之所以能够引发轰动效应,是因为该事件不仅仅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而最近几年发生在教育领域的多连跳之所以没有像富士康那样的热度发酵,是因为教育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似乎与外面的世界没有多少关联。俗语云:“家丑不外扬。”但是,事关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件,作为家里人还是需要以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执着进行追根溯源,以探寻表象背后隐含的问题症结。

随便梳理近几年教育领域发生的跳跳事件,尽管是黑天鹅事件,但一幕幕惨状还是触目惊心。小学生因为在家庭或学校遇到不随心的事情,义无反顾纵身一跃;初中生高中生由于学习或其他不如愿的事情让自己难以承受生命之重,起身一跃赴黄泉。由于正值花季岁月,他们对人生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没有太深刻的理解,所以轻易地选择放弃尚且可以用心智没有成熟给出解释。可是,大学生,尤其是最近发生在湖北高校、武汉高校和北京高校的本科生、研究生和博士生的跳楼事件就变得令人匪夷所思了。不论是从年龄的角度,还是从心智的角度和所接受的教育的层面看,他们的社会的阅历、人生的经历可谓是相当丰富,对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及自身本应该具有的担当有较清楚的认识。但是,当现实没有按照自己的心理期许发展时,说走就走的生命终结就会上演。如果说小学初中与高中教育更多指向知识的积累和技能的训练,停留在学校教育的层面,那么大学教育除了进行专业性知识与技能的学习与积累,更是聚焦对生命价值的体认,及自我存在对社会作用的认知。人生的学堂从时序看,简单可以分为广义的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而中小学教育当以学校教育为主,而大学教育中的社会教育的成分要多于学校教育。但是不论属于什么层面的教育,当受教育者进入学校的大门,他们也就迈进了智人的行列,他们就应该具有智人的秉性,承担起智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可是,当一幕幕血淋淋的惨状摆在世人面前,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从此走向另一个世界时,活着的人需要反思的是什么呢?

自孔夫子创办私学始,教育也就从高不可攀的神坛走向民间,与此相对应的也就从少数人的专利走向了普世。而教育走向民间,就意味着人类告别蒙昧的速度加快。教育,教化培育之意。就是说,通过教育,受教育者可以对人生和生命的本源有清晰的认知。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教育没有普世化之前,人类的活动更多指向于对物质的经营。而随着教育的普及,人类在进行物质耕作的同时,开始对精神、思想和灵魂进行探寻。而这种对生命本体的探秘,除了觉解生命的源起,更多是对“存在就是合理”这种合理性的探究。正是有了教育对思想与精神的引导教化,人类才从荒蛮走向文明,从愚昧走向开化。所有这些,当归功于教育的本义,也是教育应该达成的目的。

不论时代的洪流如何浊浪排空,不管世事如何变迁,关乎人类本体的教育非但没有退出人类演进的历史舞台,反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文明程度的提升对人类的进步发挥着更大的作用。也正是有了教育的蓬勃发展,人类的文明程度才得以高速度的发展,文化才能够快速的繁荣。社会在进步,文明在提升,文化在繁荣,这些除了其自身发展规律的作用,更多源自于教育的助力。而就人类的本体看,有了教育的植入,在认识自然宇宙奥秘,认识自我生命意义方面才更为清晰。可是,就是这项关乎人类演进,国家和民族大计的事业,随着农耕文明的退出,工商业文明的兴盛开始慢慢在应有之义的发展轨道上发生了偏离。这种偏离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受教育的对象在教育的驯化下不是沿着教育应有的方向发展,而是变得扑朔迷离,难以捉摸。对乱象环生的现象进行简单的梳理,再联系这么多年被推向风口浪尖的新闻事件,不论什么样厚重的书也容纳不下。其他的姑且不论,单就频发的跳跳事件就触目惊心。作为一种社会性的公众事业,教育不是单维度存在和发展的,简单的由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和学校教育组成。一个人的成长与发展同样受制于自然、社会和人际,其中学校教育对其一生产生的影响最大。而就学校的本义看,树人、育人是其要义。这里的树与育,除了从生物性的角度进行引导,更重要的着力点当是对其社会性进行化育,以使其成为身体健康,心智健全的生命存在。这样,知识技能的传授和训练是根基,思维和审美的培植应成为重点。只有这样,从学校走出来的人才能够挺直胸膛,才能傲视苍穹。

可是,回视时下教育,多维度的丰富多彩被单维度的单一色彩替代,原本基础性的东西被世人捧上神坛进行虔诚的祭拜。在这种浓烈的世俗味包裹中,受教育者人生的天空没有了月亮和星星,生活的世界没有了斗转星移、花开花谢,草长莺飞不在,只有瑟瑟秋风的萧杀与冰冷。社会大环境、家庭的厚望和学校老师扬名立万的追求,三座大山的挤压,让很多心智尚未成熟者感受不到生之乐趣。当原本快乐的事情变成了荼毒灵性的工具时,其所释放的戕害力是巨大的,从频发的跳跳事件可见一斑。

至于高校惨剧频发,除了在基础教育埋下的隐形炸弹被引爆,还有高校教育多年积累的痼疾。回望这么多年高校发展,很多蜗居在象牙塔中的高级知识分子们,因传统高校管理体制的培植,他们在骨髓里具有了一种自我认同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虽然没有表现在言语上,却渗透到具体而微的工作之中。显赫的社会地位,光鲜而令人艳羡的身份,在各种光环的笼罩下,他们习惯了养尊处优,被人贡奉的生活。而高校传统的入而不出的管理体制,无形中助长了很多人居其位而不谋其事的“无为而治”的思想。自出道始到小有名气止,一本讲义除了纸张泛黄破旧,似乎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没有资本的时候,成为有资本者的马前卒;熬到有名望、有资历时,就可以对下属、对学生颐指气使。靠着资历巧立名目地争得各种科研项目经费,然后自己躺在逍遥椅中“指点江山”,待助手、学生完成既定的任务后,纵身一跃成为各种项目的最大受益者,而助手、学生只能分得用以维系生计的一杯羹。在老师的思维中,不论是助手,还是学生,之所以能够有锻炼的机会,是因为自己绞尽脑汁的争取。如果没有自己的努力,他们只能坐冷板凳。从这个角度上说,他们更应该以感恩戴德之思敬仰自己。也正是这种思维作祟,助手、学生在老师的眼里无形中就变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自己可以随性地役使差遣。这样,导师性侵学生,导师虐待学生的事件频发也就不足为怪了。

教育是一盘大棋,如何布局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多龙治水有时候会出现大旱三年的惨剧,一龙治水也会出现霸道。如何找到平衡点,考量的是管理者的智慧。身处变革的时代,教育要在社会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中发挥应有的作用,痼疾不割很难实现。教育的准入制度,教育的评价机制,教育的管理体制等的建立只有遵循教育自身发展的规律,才能促进教育在良性的轨道上发展。如果教育的黑天鹅事件演变成灰斑马事件还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其对国家和民族发展的软实力带来的重创将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