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最后的倾诉,那则一定会是生命终其一生之感悟与总结了,也一定会是你之前所没有听到的秘密了,更是需要世间那芸芸众生的后来人所必须刻骨铭记的了。


《论语-泰伯》载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说的,就是一种最后的倾诉;曾子认为,人之临死,说的话应为真心话,也应是善意的。曾子这里是从大面上给这“最后的倾诉”定调;而至于“最后的倾诉”之内容,我个人认为,《庄子-至乐》里那段关于“庄子与髑髅”的记载,则要显得格外地精彩些!那简直可以被视作当时人们对死亡的一种超前的认识了……


需要首先说明的是,“髑髅”本是指死人的头盖骨,并不同于骷髅,但我们为了方便,这里就权当它是骷髅了。话说庄子在去楚国的路上见到了一块骷髅,身为思想家的庄子哪能放弃这种难得机会,于是便浮想联翩起来,一连问了那骷髅五个问题:第一,您生前是因为苟且偷生,从而背弃真理才死的吗?第二,您生前是因为国破家亡而死于斧钺之下的吗?第三,您生前是因为做下了丑恶之事,又担心父母及妻儿老小知道了蒙羞从而才去死的吗?第四,或者您生前是因为遭受了寒冷与饥饿之灾祸而死的?第五,抑您本来就是享尽了天年之后才寿终正寝的?”


就这样一连五问,庄子当然很想知道确切答案了。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之故,是夜,庄子果然就梦到那骷髅开口向他说话了:“先生之言果然谈堪辩士啊!不过先生所说的那些,尽皆为活人的艰辛与忧患;而当人一旦死去,则当然就没有了生前的那些艰辛与忧患了!此岂非好事,先生想听我详细说说吗?”庄子欣然同意,但见那骷髅继续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讲道:“人一旦死去,在上即没有了国君的统治,在下亦没有了官吏的管辖;从此又无四季的忙碌与操劳,更可无忧无虑安逸地享受自然之造化与时令的长久……此时,纵然有世间那南面为王的诱惑向你招手,你也肯定是断然不会答应的!”


骷髅的这番话让庄子沉思了好久,庄子既不敢全然肯定,当然也就不敢断然地否定了。毕竟,这“最后的倾诉”乃是梦中所言!然而,我们谁又能否认梦之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