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弗莱雷的《被压迫者教育学》一文中,开门见山地提出了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人性的解放”,儿童的解放就是要打破对儿童的各种束缚,用儿童的方式去对待儿童、理解儿童、关心儿童,关注儿童,以促进儿童的全面发展。儿童的解放,就要改变传统学校中“灌输式”的教育方式和“儿童视角”缺少的弊端,在学校教育中提倡与儿童“互动对话”,多倾听儿童的声音,多关注儿童的生活世界与生命体验,让儿童充分体验和感受到“人性”的温暖,在“人性”光辉下生长起来的儿童,才能真正地明白人性的可贵,才能生成饱满的“人性”,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真善美”。


解放儿童的天性:使其能“真”

蒙台梭利说过:“儿童自身隐藏着一种生机勃勃的秘密”,在儿童自然机体中蕴藏着极为丰富的“天性”、“自然禀赋”和潜能。正如马克思所言的“自身的自然中沉睡的潜力”,这项禀赋和潜能在适当的情境下会释放出巨大和能量,是灵动的,是富有的,更是发自天性的。所以说,教育不单纯是一种塑造,更应该像卢梭提倡的“自然教育”一样,释放儿童的天性,激活儿童的潜能,唤醒儿童自然中“沉睡的力量”。德国教育家斯普朗格认为:教育不仅仅是文化的传递,更是人格心灵的“唤醒”,这是教育的核心,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儿童天性的“真解放”。


解放儿童的情感:使其能“善”

儿童的生长与儿童的情感有着更内在的联系,儿童时期是儿童生命个体发展历程中最富有情感的时期,心灵充实、情感丰富,堪称“情感的王子”,因此,学校教育过程中要重视对儿童情感的解放,加强对儿童情感的培植,努力适应儿童情感发展的特点,注重儿童情感的纽带作用,在此基础上,学校教育要充分满足儿童安全、依恋、归属和爱的需要,以呵护儿童善良的品性。


解放儿童的身体:使其能“美”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创造性地提出了儿童教育的六大解放:倡导解放头脑,使其能想;解放双手,使其能做;解放双眼,使其能看;解放嘴巴,使其能谈;解放空间,使其能飞;解放时间,使其能闲。一语道出了儿童身体被束缚,儿童的时间被占据,儿童的空间被挤用的现实境遇。儿童身体的解放,不仅仅要解放儿童的头、手、嘴、眼等关键部位的“捆绑”,更重要地把“身体”作为一个完整的整体来“呈现”。儿童身体的解放,就是使儿童可以在有限的时空中自由地伸展自我灵动的“身体”,呈现身体之“美”,当让儿童的身影呈现在课堂、课间与课外等多种场合,我们才会惊讶地发现儿童的“身体”原来是学校中最美的风景。


(石 军:民进广东省委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广州市新穗学校教师,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