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贤文》有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说的是“道”。此“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儒释道三家自有自己的解释。避开其他两家不谈,儒家所谓的“道”指的就是仁义之道,也就是仁道。孔子强调:钱财与地位,这是人人都向往的,但这些如果不是用“仁道”之方式所得的,那就是君子所不能接受的;贫穷与低贱,这两样都是人人所厌恶的, 但如果不是用仁道的方式所摆脱,那君子也是宁愿继续贫穷与低贱的!所以儒家认为,仁道是君子安身立命的基础,是生活的原则。无论是富贵还是贫贱,无论是安定稳居亦或是颠沛流离之时,都绝不能违背这个基础和原则。君子一旦离开了仁道,那还怎么去成就好名声呢?


儒家重仁道,但其实复杂社会生活中,光有仁道那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有“术”,回旋权变之“术”!依此我们或许可以把儒家的那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改改了,改成“君子爱财,取之有术”。巧的是,《列子-说符》里就持有这样的观点;具体是通过一则“列子辞粟”的故事来阐述这一观点的。


话说列子家贫,穷至饥寒交迫、面黄肌瘦之时,有人看不下去了,于是向郑国国相郑子阳建议说:“列御寇先生乃是闻名遐迩的有道之士,住在我郑国却受此穷困潦倒,传出去也不好听啊!到时列国可能都会谴责我们郑国不爱护人才了。”听罢,郑子阳遂赶紧遣人给列子送去粮食。可列子看到送粮差官后,拜了再拜,随即转身离开,拒不接受粮食。回家后,列子之妻捶胸顿足地埋怨列子道:“我听说有道有德的学问家都能够修身齐家及养家糊口!现在我们家已到了饥寒交迫之境,国君派人送来粮食,您为什么拒不接受呢?难道非要等到我们都饿死吗?”面对妻子的埋怨,列子也不生气,他笑呵呵地向妻子解释道:“你搞错了,这不是国君差人送来的;这是国相郑子阳差人送来的!国君自己并不知道我,就算别人向他介绍了我,那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听而已。国君如果仅凭道听途说就赏我粮食吃,那他以后也一定能够仅凭道听途说就治我的罪。国相郑子阳越殂代疱送我粮食,此并非国君之意,所以我才没有接受这样的馈赠……”


我们能够理解列子的这番苦意吗?这里面其实涉及了一个关于“权术”的问题!现实中,这个问题可比儒家那一套所谓的仁义道德具体多了也复杂多了。国君治理国家是需要权术的。具体到“列子辞粟”这件事上,赏不赏列子粮食,这事只有国君说了算!国相是没有这个权力的,郑子阳非要这样做,那就是越殂代疱,就是僭越!这种行为在古代那可是顶级的大罪,处理结果往往都是要株连九族的。还有,郑子阳不通过国君私自封赏,有没有自建势力之嫌?如果列子接受了这种馈赠,日后事发,难保郑国国君不会将列子列为郑子阳的同党处理!事实上,郑子阳此后不久果真就被郑君杀了;回过头来再想想列子当初的“辞粟”之举,何等的英明啊?


权变之术,水很深啊!君子爱财,不但取之有道,更应该受之有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