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你们点赞(原创)


◎ 文/编 乌江


近日南方地区降雨特别多,笔者所在地7月3日至7月6日天天下雨,降雨量最多时达近80毫米,我区有的乡镇达130毫米。

几日的连续降雨,使得多处公路受阻。笔者驾车回家就经历过。驾车过程中都处处细心,反正一路胆战心惊,害怕一不小心就有石头从山上滚落下来。

暴雨中暴雨后,公路巡逻、安监和交巡警那是少不了的。7月6日,笔者亲眼目睹了公路检查和交巡警为山洪冲下泥石流阻断公路而抢修的现场画面,只是没有现场留下美好的图像,当时心里真是非常感动,当时有种冲动回去后用文字记录下他们美好的瞬间,结果回来后却迟迟没动笔。那一幕幕美好光景至今历历在目,今日动笔也未必显迟。遂记如下。

雨挂器以最快的频率刷着前挡风玻璃上的雨水,四扇车窗紧闭着,转弯处一隅玉米林遮住了前方,每到此处速度必减并鸣喇叭,(下雨天速度不能太快,山路三四十码;晴天也不过四五十码),小心翼翼转过弧形左大弯道,突然前面停着一排车辆,路左边有许多撑着雨伞的行人,主要是驾驶员和车上的人,旁边好心的人示意我前面公路泥石流被挡住了,不能通过。此时,关心的妻子和儿子来电让我不回去,直接返回来。看着仪表盘上的时间正值11点半。挂完电话,熄火拉手刹取钥匙,打开车门,下去看个究竟。

公路右边排水沟满满一沟浑浊的山水,拐弯处山水气势汹汹地溢了出来。前方有许多人正在抢修。我顺着慢慢走了过去,凶猛的山水带着泥石把原本干干净净的柏油公路弄得面目全非。路上石块、泥沙、树叶和枝条横七竖八。外面披着雨衣内穿着荧光绿的人正握着铁铲紧张有序地清除路上的石块和泥土,我走近一些放大倍数地从雨衣口露出他们的一张脸,脸上湿漉漉的,分明是雨水和汗水夹杂在一些,具体分不清到底哪是汗水哪是雨水。我再把眼睛瞅近一些,那几个弯着腰,努力力地铲,背上赫然印着“重庆公路“荧光绿字样的工人,结果是专门养护公路的人。他们中有两位女性,当然有男性。以前小时听大人讲叫养路段的工人,现在应该归公路局。平时开车也看到他们在公路边清理杂草,修理边沟等,但没有产生多大的震撼,今天我近距离的被他们感动了,当时我心里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想从他们手里接过铁铲也铲几铲子,遗憾的是没有做到。当然,参加清理里的还有当地默默无闻的老百姓扛着锄头,有村干部,有交巡警指挥的,这些组成了雨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经过紧张有序的抢修,近1小时左右,公路上大的石块和泥土被清除,车辆免强能通过,被滞留的车辆陆陆续续离开了这里。我离开时,打开车窗向雨中站立指挥的交巡警和还在清理的工人、群众大大地竖起来左手食指点了个赞,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声“辛苦了”。在雨中他们微笑地点了点头。

雨继续在下。他们也还在努力地清理。

下午2点半返回时,雨住了,天空露出了小太阳。养路工人和当地村民还在那里清理,于是我小刹一脚,放慢速度,把头伸出车窗,左手竖起大拇指为他们大大地点了赞,微笑地向他们道了一“你们辛苦了!”两位男同胞欣慰地笑了,笑得特别的开心、自然。

我脑海里浮显着他们美丽的笑容,他们是最辛苦的养路工人。今天中午也许他们快餐式的午餐后就立即投入抢修,或许说还未进餐都有可能。目的就是早一点把道路抢通,让过往车辆舒适快速地通过。所以,他们无怨无悔。

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石块随处可见。脑子里提醒自己,开车要小心谨慎,千万别掉落石块哦!

忽然,车行至一农家,前方身着荧光绿的人儿又映入眼帘,心里一跃喷出,要为他们再点赞。于是减速,行于此。头很自然地伸出车窗,左手竖起大拇指,发自内心的向两位漂亮护“护路卫士”和一位男“护路卫士”道了一声“我为你们大大地点赞,辛苦了!”

“一个赞不够,要二十个赞。”其中一位微笑地回复道。

“二十个赞都不够。”我高兴地说。

的确如此,二十个赞都少了,百个千个万个十万个甚至更多都不足为奇。他们是公路上最可爱的人,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他们在道路不畅通时,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出力出汗,但当被阻断的道路畅通时,一辆辆车通过时有多少驾驶员向他们道了谢,那天在现场我观察了近二十几辆车没有一人。稍善良的驾驶员速度放缓,顺便微笑一下其实也是对劳动者的肯定。但很多人却做不到!

劳动无高低贵贱之分,只是社会分工的不同,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行业最基层的员工,肯定他们的劳动成果,哪怕是一个点赞,一个微笑,一个手势,一声祝福,一声谢谢都是对他们的尊重。

这也是笔者为什么要补记这篇文字的理由。(乌江撰写于二O一八年七月八日下午五点五十四于火陋手机有道云上)




作者:重庆市武隆区火炉中学校 王福明


(乌江首发于教育人)

【乌江温馨提示】:本博原创作品,禁止抄袭。若需转载须经本人同意,并注明出处。

【乌江诗文】还是家乡美(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