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我们仨》的小插曲(原创)

◎ 文/编 乌江

夏天,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恐怕都不好过。大多数时间都是宅在家里,与电风扇或空调为伴度过。身居在三大火炉城市之一重庆的我,自然逃脱不了这个“厄运”的“惩罚”。


这段日子除了早晚出去走走,很多时间是晚饭后出去散散步;其余日子都是窝在家里。偶看电视,看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录像;还读点闲书。不过,那本《致加西亚的信》好像读了很长时间还没读完,至今一支签字笔都被躺在156页与157页之间沉睡了记不清多少个日日夜夜。若没记错的话,还是此期开学之前就开始阅读。讲次数恐怕有二三十次翻阅这书,只是每次阅读几页就草草收场。为了下次阅读继续,不忘记页码然后把阅读完的末页的下半部份由右往里折成三角形状,一并把阅读时勾勾划划的签字笔一起放里,最后合上搁置于破旧沙发右端有挡面的一侧,与其他书一起悠然自得地卧在那里。每天往来,一点不影响。期间,其实还读了《永不放弃》的特朗普自述,《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的一小部份。

说来惭愧,本期久读。这已经是后话。

其实那本《致加西亚的信》甚是励志,我也倍感喜爱。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可能我会隔三差五地读读,效果会好些。

七月五日睿智期末考试结束回来,晚上聚餐时他向他妈妈推荐班上学生向他推荐余华的《活着》———很好看的。可能玉(吾妻。爱称玉)觉得要跟孩子做榜样———读书。曾我告诉她过,即便是不喜欢阅读,你假装都要喜欢读书的样子。后来,她也由假装阅读,真正喜欢了阅读。说到此,我都有些许愧疚。玉次日可能就在不知是当当网还是卓越网上订购了,(后来我从书的扉页签名处知道是从当当网购买的);一起订购还有一本就是我今天要说《我们仨》。

七月十一日下午六点半左右,玉下班后拎着一个包裹回来,她迫不及待地打开。我问她:“是什么?”她告诉我:“是前几日在网上购买的书回来了。”她把书摊放在客厅收折式的木桌上:一本是余华的《活着》,另一本是杨绛的《我们仨》。我先前真是不知晓的。心想,真是做了榜样。

说句老实话。 这两位作者,在电视上曾看过她们的介绍,她们的作品还未真正读过。孤陋寡闻。恬不知耻。

一拿到杨绛的《我们仨》就深深地吸引了我。一来感觉书名好听好奇;二来我粗粗地翻还有些许作者家人的生活照,以及一些亲笔书写的书信,字写得特别漂亮;三来对作者杨绛的介绍,她是钱锺书的妻子,我大学时读过钱锺书的《围诚》;这样我就决定先读杨绛的《我们仨》。

于是一边阅读,一边看足球。当然,有球时先睹球为快,兴奋后又接着阅读。“于二O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晚十一点四十分于火陋阅毕”。书一百七十九页作证。

原本欲写点《我们仨》的读后感,结果从开始就绕过去绕过来,文末都未进入主题。

看来本篇应该就此打住。下文单独撰写,或许还写得深刻些、详尽些。


(乌江撰写于2018年7月13日下午6:20于火陋在手机上的有道云笔记本上)



作者:重庆市武隆区火炉中学校 王福明

(乌江首发于教育人)

【乌江温馨提示】:本博原创作品,禁止抄袭。若需转载须经本人同意,并注明出处。

【乌江诗文】还是家乡美(原创)

【乌江诗文】我为你们点赞(原创)

【乌江杂谈】感谢(原创)

【乌江杂谈】请别吝啬你的“谢谢”(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