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导航:开启更高质量的教育治理新时代

刘 尧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新的主要矛盾在教育上表现是,人民群众对更高质量教育的需要和教育质量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从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促进教育公平和质量提升”,到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发展更高质量更加公平的教育”的变化来看,新时代教育已经开启通过质量提升,朝着更高质量目标迈进的征程。新时代教育的更高质量目标就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新时代教育要达成这一目标,就必须主动回应人民群众对更高质量教育的期待,通过持续的质量提升进而步入更高质量的发展道路。新时代教育是一个需要系统论述的宏大话题,而治理理念是首先要讨论的具有导航作用重要问题。因此,本文仅从国家治理视域提出并分析,新时代教育治理需要坚持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统一等五大理念。

一、坚持教育公平与教育效率统一

教育公平与效率统一是人类的一种教育理想,是社会公平与效率统一在教育领域的反映。从世界各国社会发展来看,接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不仅是一种个人需要,而且是各国政府为减少失业救济、贫困补助等财政性支出采取的战略措施。1999年,美国兰德公司的教育研究报告显示,公平而有效率的教育能给政府创造巨额的财政收入,给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就是说,对个人的发展、对社会的进步、对经济的增长与国家的繁荣,教育公平与效率统一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教育公平与效率统一应该是教育治理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因为它始终左右着教育发展的方向并最终决定着教育治理的成效。因此,当今世界无论是政治利益的驱使、还是经济利益的推动,也不管是国家民族利益的体现、还是人权运动的要求,坚持教育公平与效率统一理念,已经成为各国教育治理的主流价值追求。就拿美国来说,一直镶嵌在美国教育部总部大理石墙壁上的座右铭“保证教育机会均等提高教育质量”,就足以说明这一问题了。

对教育公平与效率统一理念的科学认识,直接影响着国家的教育发展战略与教育实施策略。从理论来讲,教育公平与效率并不是对立的,而是具有较为复杂的相辅相承的关系。推进教育公平要以效率的提高作为保证,没有效率的公平不是真正的公平。从实践来看,教育公平是随着教育规模的不断扩大,以及教育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而不断向前推进的。因此,坚持教育公平与效率统一理念,并积极寻求教育公平与效率统一在具有实践中的突破,应该成为新时代教育治理矢志不渝的追求。

二、坚持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统一

教育是介于理想与现实之间,具有鲜明理想指向的社会实践活动。作为现代教育双重价值的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不仅相辅相成地保证着教育协调发展,而且防止着教育失衡异化。工具理性是指把追求教育外在价值作为目标的行动意向,其核心是对教育社会价值的追求。价值理性是指把教育内在价值作为目标的行动意向,其核心是对教育促进人全面发展价值的追求。工具理性为价值理性提供存在基础,价值理性为工具理性提供精神动力并主导其发展方向。

人的全面发展是更高质量教育的本质内涵,离开了人的全面发展,教育的一切功利目的实现都会大打折扣。我们强调教育价值取向应摆脱工具理性牢笼,并不意味着要在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之间作非此即彼的选择。因为离开工具理性的教育一定会远离社会而缺乏生机和活力,离开价值理性的教育则会失去精神和灵魂而难以发挥社会引领作用。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天平失衡都会导致非理性,而保持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平衡应是教育治理追求的理想境界。

我国的教育价值取向,一向呈现出工具理性凸显、价值理性式微的状态。如何平衡教育对国家和个人的双重价值,是新时代教育更高质量发展面临的挑战之一。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毛泽东说,人是要有点精神的。教育同样需要精神的支撑,因而新时代必须改变教育过于追求工具理性的现状,进而在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之间寻求平衡,尤其要突出价值理性的重建。

三、坚持中国特色与世界水平统一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多次强调要办好“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教育。”从百年前梁启超“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智则中国智”的论断,到当代的“钱学森之问”,历史一再告诉我们,教育始终是承载“中国梦”的百年大计。在近现代追求“中国梦”的进程中,从清末的“废科举、兴学校”实现封建教育向现代教育的转变,到建立以广泛普及为特征的社会主义教育体系,再到新时代“我们要发展人民满意的教育,以教育现代化支撑国家现代化,使更多孩子成就梦想更多家庭实现希望。”

我国教育一直在坚持中国特色的基础上,“兼容并包”追赶世界水平。在迈入更加开放的新时代,我国如何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发展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就是说,新时代要紧紧围绕培养什么样的人、为谁培养人、怎样培养人这一基本问题,在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坚持中国特色的教育治理,以立德树人为核心推动学校人才培养模式改革。

教育具有政治等多重属性,不同国家的教育治理理念等也因此有所不同,试图寻找普世教育治理理念的做法显然是徒劳的。就是说,新时代更高质量的教育一定是与中国特色相适应能点燃学生“中国梦”的教育,即要引导学生肩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人生使命,磨砺“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的人生气魄,涵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生情怀……培育具有全球视野并能自觉把个人命运与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紧密联系起来的社会主义建设者。

四、坚持全面发展与个性发展统一

2010年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适应社会需要,作为评价教育质量的根本标准。”然而,新时代教育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国人在长期的应试教育熏陶中,习以为常地以考试分数来肯定自己曾受过的教育是高质量的,而失去了对真正教育质量的判断兴趣和探索精神。正因为如此,科学认识教育质量特别需要国人的教育觉醒,只有当国人扬弃了所谓的“高质量教育”标准之后,真正的更高质量教育才会被认识和实践。

2000年,UNESCO世界教育论坛通过的《达喀尔行动纲领》宣称,接受高质量教育是每个儿童的权利,影响教育质量的所有因素都以学生全面发展为核心。新时代教育要实现全面发展与个性发展的统一,教育治理就必须从注重功利走向注重人本、从注重选拔走向注重成长,引导学校把培养具有丰富个性全面发展的人放在核心位置,把学生的生命质量放在第一位,一切教育活动围绕提升学生的生命质量展开。只有当教育治理摒弃了功利性诉求,教育才可能有真正的质量也才有可能达成高质量。

《教育大辞典》解释,“教育质量是对教育水平高低和效果优劣的评价,最终体现在培养对象的质量上。”由于学生的个性差异是始终存在的,新时代教育要尊重每个学生的个性差异。就是说,对培养对象学生的生命质量,不能再用一把尺子来衡量。只有尊重学生的个性差异,才能提升学生的生命质量,为社会培养全面发展的人。因此,新时代教育治理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唤醒学生创造生命价值的意识、鼓励学生发现自己的生命价值、引导学生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

五、坚持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统一

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发达国家掀起了新一轮教育改革浪潮,与以往追求教育大众化普及化的改革相对应,这次教育改革的主题集中体现为追求教育的更高质量。1983年,美国发布了《国家处在危机之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的报告,这份报告明确将“提高教育质量”置于教育改革的核心地位。1994年,美国又发布了《2000年教育目标》的报告,这份报告则把教育目标定位在世界最高水平上,期望以世界水平的教育培养出具有全球视野的劳动者。

在实现教育大众化普及化的同时追求更高质量,也是我国新时代教育治理的基本目标。2016年,时任教育部部长的袁贵仁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教育工作要紧紧围绕提高教育质量这一战略主题。然而,在“质量是教育的生命线”成为我国与世界各国,对教育质量重要性形成共识并日益重视教育质量保障时,教育质量反而却不断被社会舆论质疑有下滑的趋势,为何日益加强的教育质量保障难以提升教育质量呢?笔者认为,这是用精英化教育质量标准衡量大众化教育造成的质量认知困惑。

因此,新时代要正确认知教育质量,就必须把精英化与大众化教育质量区分开来。精英化质量以卓越或一流为标准,以培养了多少社会精英为标志,以满足社会对精英人才的需要为目标。大众化质量以合格为标准,以培养多少合格劳动者为标志,以满足社会和受教育者的需要为目标。在精英化教育时期,只有少数学校招收少数人享受教育,自然形成了培育英才的格局。在教育进入大众化普及化时代,精英化与大众化教育并存,必然需要建立多元化质量标准,用不同标准来衡量不同教育的质量。

刘尧系浙江师范大学教育评论研究所教授、所长。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8月7日

相关链接 理念导航:开启更高质量的教育治理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