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看海”

◎文/编 乌江

“看海”是内地人到海边去看大海的意思。看大海的宽广、无边无际,看大海蓝,湛蓝的、湛蓝的。有欣赏之意。这是吾辈凡人所理解的意思。

到迄今为止,我两次去大海边看过大海。一次是到天津看过,也坐船在海上领略了大海之“风范”;另一次是到祖国最南端的省份城市海南三亚,真真正正地与大海近距离接触。椰树、沙滩、海水、上岛、潜水等一一体验。美得不得了。至今记忆犹新。但陆地上城市“看海”景象,我是在新闻里目睹之。我喜新闻。除特殊情况外,每日必到。又其尤“NeW 30”和“晚间新闻”。

我在大脑储存器里简单梳理了下。近年来,每每到雨季,我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大中小城市(甚至乡镇)都出现程度不同的“湖泊景观”,或者说“看海现象”。风景独好。堵车、淌水上班、救援……全城沸沸扬扬、热火朝天。接踵而至的是各大媒体纷至沓来,争相报道:某某城市降雨量达多少多少毫米,水深达多少米,哪里轿车被淹,这里桥面被淹等,反正例子多得不一一列举。此时,全民皆兵,齐上阵。公安、消防、市政那是首当其冲;当然不乏有众多老百姓参与自救。众志成城,排除“水魔”。简直一派繁忙,忙得不亦乐乎。

洪水退去,城市又恢复到昨天的喧嚣、热闹。抢险排洪的人儿们暂时好好休息一二天,不然隔两天又来了,那不把人都整垮。媒体人也开始从此城移到彼城去关注城市内涝“看海”奇景。

前两年,我感觉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情。雨下大了,单位时间内降雨量多了,水就会汇聚在地面形成“湖泊”———“美丽的城市湖泊”。现在,越来越纳闷。不管是下大雨,还是下小雨,媒体上成天报道都是城市人不用到海边去就在家门口目睹“看海”一奇观。看多了、听多了就司空见惯了、习以为常了,视觉和听觉上似乎有麻木之感。进而有烦燥,甚至顿生不安。为什么城城如此?年年如此?

媒体人关注时事,那是他的业内之事。但吾辈平民感觉他们一天拿起长枪短炮奔跑于各大被洪水淹没的“看海”城市,从画面和报道好像有一种自豪感。他们更多地只关注大雨过后城市被淹之表面现象,而没有去挖掘背后造成此象的根源。此城彼城皆莫不如此。不信。烦你搜索旧闻,或注意日后“新闻”的报道。当然,信不信由你。视觉和判断力生在你身体上。这是纳闷之一。

纳闷之二。我国国土(陆上,不包括海域)面积是世界上老三,从南到北,从东至西,大中小城市星落棋布。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城市发展一天一变,一月一个样,一年大变化。仔细看,我国每年不是南涝就是北旱,不是北涝就是南旱,不是东涝就是西旱(不过西部年总降水量都久缺),或中部不是旱就是涝。按俗话说:“不是被火烧就是被雷劈。”各个地方隔三差五地都会出现较大的雨量,城市都不同程度地“遭罪”过“海洋”之奇观。难道说被淹过后,全民一阵子忙碌,把几个井盖掀开,派几台抽水泵把水打发掉就了事。年年一番忙碌“抢险”、“救民”过后,又恢复了城市往常的平静。按常言说:“吃一堑,长一智。”怎么年年吃了亏,一点智都没长呢?城市规划部门总结没有?市政部门总结了没有?消防建议没有?有关专家呼吁否?更重要的是政府引起足够的重视没有(整座城市管网建设、整座城市地下排污系统建设。)关键各级领导有点这方面意识没有。若有之,虽未践行,那是因为这一庞大的系统建设需要足够多的财力,等到财力雄厚后实行也好。总比现在都没意识到的领导强若干。但不管财力何如,从前的城市建设慢慢来改,但现在的新城无论如何从设计和修建都要按新要求新设计(特别是管网、地下排污系统)来建设,只有这样,才不回重蹈覆辙,才不回年年出现“城中海”之奇葩。

   眼下,急功近利的领导注重的是城市的形象工程,高楼如雨后春笋般地矗立。我冒昧地揣测,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城市排水系统工程庞大,一旦完工,修改和重建都将耗费巨大资金。而修建下水道远不如修建大楼那么显眼,对提升地方GDP和官员政绩也起不到立竿见影的作用。所以,政客不愿作为。

《中国日报》的一篇时评说:一个城市的发展,是为了官员个人发展,还是为了市民的发展,排水系统修得好不好,这种看不见的政绩工程,最能考验官员的政绩观。这也许政客们最聪明的理由之一。但真正能检查一个城市的领导是否合格,最好的最有效的是:要等一场大雨,检查相关城市的领导有否“良心”的大好时机,才能看出真面目来。

以上是吾辈凡人牢骚之言,勿小惊大怪。观点偏颇,不成其理。可谓有杞人忧天。

1862年,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写道,人类的历史,反映在下水道的变革和变迁当中。“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龙应台曾说:验证一个国家和城市是否发达,一场雨足矣——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足足下它三个小时,因为“它或许有钱建造高楼大厦,却还没有心力来发展下水道;高楼大厦看得见,下水道看不见。你要等一场大雨才能看出它的真面目来。”

很幸运的是,现在从上至下,包括老百姓都意识到了一座城市的建设需要“天人合一”(这应该要单独说才清楚),特别是我们诸多城市规划专家和水专家早意识到了城市建设必须做好城市的心脏———“地下工程”。

早日期待“城市看海”奇观从地球上消失,消失得愈快愈好,愈远愈绝

(乌江撰写于二O一八年八月十六日早七点半于火陋 八月十九日下午六点四十分再改 八于二十日上传于本博)

作者:重庆市武隆区火炉中学校 王福明

(乌江首发于教育人)

【乌江温馨提示】:本博原创作品,禁止抄袭。若需转载须经本人同意,并注明出处。

【乌江诗文】还是家乡美(原创)

【乌江诗文】我为你们点赞(原创)

【乌江杂谈】感谢(原创)

【乌江杂谈】请别吝啬你的“谢谢”(原创)

【乌江诗文】读《我们仨》之前的小插曲(原创)

【乌江读书】读《我们仨》有感(原创)

【乌江杂谈】说改造(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