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教师帮上看到一篇转载自高中英语的《浙江高考改革己然成为闹到!今年即收改革的18个省份将何去何从?》,笔者认为,该文披露的也许确为事实,但观点(改良改良越改越凉)不对。高考改革是党中央作出的正确决策,谁也改变不了,该文反映出浙江高考改革中出现的问题,笔者认为,其他问题都不是什么严重问题,但一些重点中学学生为把别的同学的成绩压下去,即使第一次考满分也要重考,这事如果属学生个人行为,我们拿他没法,充其量只能给予道德谴责,但如果是重点中学为把别的学校同学的成绩压下去而采取的有组织的群体性高分重考行为,则暴露了政策的漏洞,这一政策漏洞,如不及早防范或弥补,必将导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再好的改革设想都会在实施中变形跑偏走样,背离其初衷。对选考科目允许考两次或多次,政策本意是为消除一次考试的偶然性,两次考试,取最高分。这项人性化改革,本来让人拍手称快,因为许多考生都有过因紧张而低常发挥的情形,现在,有了这项政策,就不用担心了,可是,该文披露,一些重点中学学生放言,第一次选考,即使考满分,也要再考一次,为的是把别的同学的成绩压下去。初一看,人们大惑不解,已经考了满分还有必要再考吗?如果第二次考试没考满分,把成绩考低了怎么办?其实,在两次考试取最高分的算法下,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不过,就考生个人而言,第一次考了满分,第二次确实没考的必要,因为第二次不可能考得比第一次还好,但此考生醉翁之意不在酒,重考不是为了超过上次,而是为了压低其他考生成绩。压低其他考生成绩,此等怪事,只有新高考下才会发生;在现行高考体制下,你考你的,我考我的,你考与不考或考得好与不好,对我的卷面成绩无任何影响,充其量只影响我的名次,但一个省几十万名考生,名次的一名之差通常可忽略不计,但在新高考下,选考科目成绩不是原始分制,而是依据名次换算成标准分,可能有些读者就搞不懂了,标准分什么意思?在文理分科体制下,文科生与理科生的成绩是没可比性的(唯一可比的是考取学校的批次与名气),在新高考体制下,有20个科目组,严格地讲,不同科目组考生成绩是没可比性的,至少可比性很差,但高校招生不可能像以前文理指标分开一样20个科目组指标分开,怎么办?为使不同科目组考生成绩有可比性,只能告别原始分,采用名次转换的标准分,举例说明,你考政史地,我考政史物,你卷面200分,我卷面200分,由于分数单位不等值,所以你的200分与我的200分不可比,假如你我报同一所学校,二选一,怎么办?只能通过数学处理,将原始分转换成名次,将名次转换成标准分,转换之后,由于分数单位相同,就有可比性了。新分数是由原始分两次转换而成,第一次转换——由原始分转换成名次——人人都懂,但第二次转换——由名次转换成新分数,多数人不懂。举例来说,你参加政治第一次选考,我参加政治第二次选考,由于两次考试难度不一样,因此你我的政治选考原始分是不可比的,为了使两次选考成绩具有可比性,必须对成绩进行等值化处理,告别原始分,采用转换分。其原理可用如下两条等值原理来说明。


等值原理一:假定两次政治选考,参考人数相等,则两次选考中相同名次的成绩是等值的。这项原理简单易懂,但它讲的是理想化情形,而现实中,两次选考,同一科参考人数通常是不等的,这时原理一不适用,只能将其推广,变为如下等值原理二:同科两次选考中,前一定比例的考生的成绩是等值的:例如:假定在新高考下,选考科目各科卷面分省前万分之一的考生计为100分,从前万分之一到前万分之三的考生成绩计为97分;设第一次政治选考10万人,第二次该科20万人,设政治第一次选考卷面前十名为99分至96分,第11名至第30名为9594分,第二次选考前20名为100分至97分,则第一次选考卷面分9996分转换为新分数100分,卷面分9594分转换为97分,第二次选考卷面分10097分转换为新分数100分,如此类推。转换分与原始分相比,具有()保序性:也就是说,若你我参加同科同次选考,你的转换分比我低,则你的原始分也此我低;但反过来不成立,也就是说,同科同次选考,原始分不同,但差距很小,转换分可能相同,因为原始分1分一个区分点,转换分3分一个区分点,也就是说,有100979491...434021个分数。转换分与原始分相比,可比性——尤其是不同次甚至不同科考试成绩的可比性提高了,但区分度降低了,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不过,等值原理二在由同科不同次选考推广到不同科考试时,其应用效果必然打折扣,投机选科现象即是明证。取消文理分科的高考改革始于江苏,江苏早在08年或之前就已取消了文理分科,但不同科的过关难度不一样,也就是说,不同科原始分前相同比例的考生,其分数未必等值,我们却从理论与制度设计上假定其等值,这种理论与与实际的偏差,导致的后果是投机选科,在文理分科体到下,文科生与理科生比例为37,市场需求也为37,江苏取消文理分科后,文理生各占一半,有一年为5545,人们担心比例失调,导致文科生就业更难。14年浙江启动新高考改革后,出现了类似江苏的投机选科现象,选报文科的多,报物理的少,人们担心这样下去会形成恶性循环,导致国民科学素质降低,于是对新高考选考科目计分方式微调,避免了投机选科现象,使报考物理的人数上升。


因此,新高考选考科目计分方式,前面讲的只是基本原理,具体操作细则有待结合实践逐渐完善。用专业术语讲,其数学原理是正态分布,也就是说,正规考试尽管难度、区分度、信度、效度不一样,但前一定比例的考生,其比例服从一定的统计规律,由于多数人不懂数学术语,所以下面用正常分布一词近似代替正态分布,所谓正常分布,与非正常分布相对,因此,理解了非正常分布,也就理解了正常分布。举例说明:某科选考卷面分,90%的考生成绩在90分以上,或90%以上的考生成绩在40分以下,则显然不正常,前者难度过低,没区分度,后者超纲。可见,正常情况下,考生分数前一定比例的学生,其比例服从一定的统计规律。这种统计规律,为由考生原始分的名次及其靠前比例,计算转换分,提供了理论依据

这一改革设计非常高妙,其中用到的数学原理也有点高深,不过,现在高三数学选修课统计部分已讲到。笔者是数学教师研究生,因此能将复杂的数学原理讲得人人都懂。但,始料不及的是,在新高考下,由于学生选考成绩是由名次转换成的,因此,才有前述某些重点中学学生打起了为压低其他学校学生以压低其他考生成绩为目的高分重考现象。对此现象,如果只是个别学校的个人行为,我们可以指责其动机不纯,但客观地讲,一个省考某一科的考生数以万计或十万计,仅一名考生或少数几名考生实行高分重考,通常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无非是将成绩在他后面的考生名次往后拉一名或几名,但不会影响这些同学的分数,因为新高考下选科科目不是分分计较,而是3分一个区分点。但如果是重点中学校长或领导为压低其他学校学生成绩,要求所有考生包括满分考生也要重考,那么,这种损人利己的目的不仅能能达到,而且对普通高中极为不公。如果如果重点中学都这么搞,那么,普通高中尤其是薄弱学校将面临更严重的生存危机。

选考科目允许考两次成多次的制度,本来是为低常发挥(初步研究表明,一次考试,正常发挥的比例2/3,超常发挥与低常发挥各占1/6的考生而设计的,其出发点是为了公平,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它可能会引发更大的不公平。

面对这种新情况,怎么办?从长远看,取消重点校体制才是治本之策,但这至少是10年以后的事,近期能做的是,对制度漏洞防微杜渐。

为了找准问题症结,下面首先讨论什么是(教育)公平。公平,从教育角度讲,包括起点公平,过程公平,结果公平。从理论上讲,只要能保证起点公平,过程公平,那么,结果公平,虽未必能保证,但通常是可以期待的,因此结果公平归根到底是由起点公平与过程公平决定的,或者说,起点公平与过程公平比结果公平更重要,起点公平与过程公平相比,从逻辑上讲,起点公平更重要。因此,近几年来,国家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这是为了促进起点公平。选考科目允许考生考两次或多次,这是为了提升过程公平,但是由于高中存在重点校体制和恶性生源大战,因此,普通高中与重点高中相比,存在起点不公,对薄弱高中而言,更是如此,甚至存在生存危机,在高中生升学考试只有一次机会的情况下,由于一次考试的偶然性,普高学生单科或总分超过重点高中学生,屡见不鲜,但是,在新高考下,由于选考科目允许考两次或多次,普高生的逆袭,变得越来越难,而且重点高中若采用如下绝招”:要求所有考生必须选考科目必须考两次(用足考试机会),那么,普高生的逆袭,将变得越来越不可能。举例说明,河北省也是从今年秋高一新生起开始试行新高考,河北衡水中学既是全国最令人羡慕的高中之一——因为其骄人的升学率,也是最受指责的高中之一——因为它是应试教育的典型与极致,其军事化管理,违规跨区域招生,尤其是大约两年前一名学生跳楼,更是饱受争议,事实上,任何一所高中,只要像衡水中学那样,将一个省份中考前几千名考生一网打尽,都能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骄人的升学率,现在在新高考下,衡水中学要想维持其垄断地位,更容易,如规定,选考科目必须考两次,那么,选考科目任何一科,河北其他高中考生,要想进入省前几百名,几乎不可能,也就是说,本来第一次考试,至少有1/6的考生(超常发挥),不用重考了,但要求他们重考,导致的后果是,第二次选考,各科省前数百名,变成了衡水中学学生的重新洗牌,其他高中的学生,选考科目各科进入省前数百名的路几乎被堵死,考清华北大基本上不可能,由于衡中在前面挡着,考985比以前更难。其他重点高中若都这样做,那么,普通高中就要哭爹喊娘了。若不出台相应的禁止性规定,估计上述现象,作为重点高中的绝招,将由阴谋变成阳谋,引发新的不公。普通高中尤其是薄弱高中,将面临更残酷的生源危机,生存危机。


为避免这种新的不公,可出台禁止性措施:第一次选考成绩够好的考生(群体),不得以压低别人成绩为目的参加第二次该科选考,但这种禁止性措施针对的只能是(重点)学校,而不是考生个人。因为既然低常发挥的考生有权考第二次,正常发挥的考生同样有此权利——可以期望第二次超常发挥,即便对于第一次是超常发挥的考生,只要他没考满分,仍有提分空间(毕竟两次考试有至少数月的时间间隔),我们仍无权阻止其再次报考,因次,对考生个人而言,我们充其量只能规定某科满分考生该科不得重考,但由于满分毕竟是小概率事件,所以这项规定对重点高中的违规而言几乎没任何约束力,怎么办?可以规定,重点高中学生选考科目第二次报考,其考生重考比例不得超过某一数值a,如5/6(其理论依据是初步研究表明,一次考试,正常发挥的比例2/3,超常发挥与低常发挥各占1/6,学校档次越高,a越小,比如湖北麻城一中是省示范学校,该市唯一的()重点,可规定选考科目重考比例不得超过5/6,黄冈中学(曾)是人全国十大名牌中学之一,现在虽不如昔日辉煌,但至少是全国百强中学之一,唯一的黄冈市重点,可规定选考科目重考比例不得超过70%,衡水中学,可能是近几年高考升学率最好的高中,可规定,选考科目重考比例不得超过60%(以上几个比例仅供参考,准确值有待调研,既不能过高,也不可过低)

考虑到中国仍是人情社会,任何规定都必须考虑例外。由于高考的高利害性,连民族身份都可以造假,上述规定若出现“例外”,可规定,不仅领导应重处,而且这些重考考生成绩采取新的计分方式,不取两次最高分,而取平均分。这将导致,试图压低别人成绩的学生,是要付出代价的,若没考好,不但没压低别人成绩,而且把自己成绩扯低了。这项补救措施很有必要,不然的话,将严重背离政策初衷,导致所有考生跟着必须考两次,更增加学生负担。

前面的规定似有打压重点高中之意,但这是误读,笔者主张重点中学与普通中学公平竞争,并无打压之意)。若某重点高中第一次违规受罚后,又出现第二次违规,可实行进一步的惩罚措施:选考科目重考考生,考试成绩取两次最低分,有了这项规定,就没有哪所重点高中敢第二次违规了。

湖北麻城二中教师 数学研究生 袁幼成



附录


浙江高考改革已然成为闹剧! 今年即将改革的18个省份何去何从?

2018-08-18 19:58高考改革/高考/高二

改革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关于高考改革,小磊哥相信,其初衷一定是好的,可改革后的结果,似乎让人乱了阵脚......

改前和改后的区别

第一批改革试点,选择在上海和浙江进行,时间是从2014年开始。也就是说,2017年这两个地区的考生已经完成第一次新高考。

第二批试点,已经于2017年9月,在北京、山东、天津、海南四个省市启动。也就是说,2020年高考时,上述地区的考生将参加改革后的首次统一高考。

第三批,有大量省份在2018年秋季高一新生入学时启动改革:河南、江苏、广东、河北、西藏、黑龙江、辽宁、贵州、山西、四川、吉林、湖南、重庆、湖北、福建、内蒙古、安徽。

第四批,陕西、云南、宁夏、青海、甘肃、广西的改革会在2019年秋季启动。

1

改革前:

采取文理分科,考试科目共四科,包含语文、数学、外语、理综(物理、化学、生物)或文综(历史、地理、政治)。

改革后:

采取“3+3”的考试模式,即:语文、数学、外语为必考科目,剩下的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生物、政治六科限选三科进行考试,成绩计入高考;并取消文理科考试区别。

2

改革前:

九科集中在毕业当年六月份一次性考试,考试作为高招毕业和少数高考专业录取的参考;

改革后:

分为合格性考试和选考科目,合格性考试在高二、高三期末各组织一次(含补考),为高中毕业的依据;选考科目考试时间为高考结束之后,选三科考试计入高考总成绩。

3

改革前:

现行高考,英语参加统考,只考一次且成绩计入总成绩。且由于以6门总分录取,理工类考语数外和理综,文史类考语数外和文综,总分750,语数外总分150,文综和理综300。所以即使你某一门科目跛腿,基本影响还不大,因为可以通过文综或者理综来弥补。

改革后:

高考增加英文听力考试内容,高中阶段会组织考试两次外语,取成绩最高分计入高考总成绩。

4

改革前:

大家根据文理科的选择,都在一个班级上课,有固定的教室、教师、同学。

改革后:

由于3+3带来学生学科选择的变动,大部分学生选考的科目组合不同,所以学校不再也无法安排在统一的班级上课,理论上改为走班制,就是每个学生根据自己选考的科目选择自己的课表,然后每天按照自己的课表找对应的老师去上课。理论上不存在同班同学和班主任。

原先的跟班制改为走班制,要求学校具有更高的管理能力和师资能力。但是现在根据各学校的具体情况看,估计很难实现真正的走班制,最多做到半走班制。

5

改革前:

记录学生高三学习成绩基本情况,除了自主招生学校审核参考外,无其他用处;

改革后:

根据学生三年在校表现记录成案,内容包括:思想品德、学业成绩、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等内容,不仅是自主招生要参考《素质评价表》下面是一位在一线教学的老师在这波改革中遇见的真实问题,给大家分享一下具体感受。

高考改革的初衷是好的,比较社会在变,人们的学习方式工作生活方式都在变。

上海、浙江2014年启动的高考改革在去年就迎来第一批毕业生2014年开始的浙江高考改革,我相信其初衷一定是美好的:为了打破一考定终身的旧有高考模式,为了革除文理分科带来的种种积弊,为了给学生更大的自由选择的空间,为了减轻学生沉重的学业负担,为了更科学地评估学生的学业成绩…………

然而,这场改革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呢?

改革后有什么影响

1

给教师、学生以及家长

带来前所未有的沉重负担

所谓的一年两考其实是一年三考,由原来的一次冲刺,变成了现在的反复冲刺。十月份冲一次,四月份冲一次,六月份还要冲一次。折腾得所有考生、教师和家长疲惫不堪,奄奄一息。

正常的假期没有了,正常的休息没有了,正常的生活没有了,变成没日没夜没完没了的应付考试的机器。

为了赶进度,没有自修课,没有活动课。

铺天盖地的模拟考,周考,综合考,联考,考得昏天黑地,考得日月无光,考得学生快要吐血!

为了在考试中占得先机,寒暑假开始提前上课,星期天加班加点,节假日完全取消,就像一列喘着粗气的老火车,日夜狂奔!

当初的设计者可能会认为,人就像机器一样按照他在办公室里拍脑袋想出的程序亦步亦趋,可是他完全不知道社会的复杂性和人性的复杂性,人性天生是趋利避害的,人性天生是自私的。这种决策者估计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就是外星来客。我不知道他们自己的孩子有没有参加现在的高考。

2

严重扰乱正常的教学秩序

从高二开始,为了应付学考和部分学生的提前选考,非考试科目不得不停课让路。听说个别学校走向极端,把高中三年分成三块:高一专学历史地理生物技术,高二专学物理化学英语,高三专学语文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