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影响因子(JIF)被炒作的影响

刘 尧 任元军

期刊影响因子(JIF)作为衡量期刊影响力的重要指标,在图书馆筛选馆藏期刊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作为比较客观的量化指标,JIF进入期刊与学术评价之初也起到过较好的作用。然而,当JIF被期刊与学术评价神化而顶礼膜拜之后,尤其是JIF与高额科研奖励挂钩以来,确实引起了很多很大的负面效应,因此全球包括我国期刊界与学术界对JIF的质疑和批判之声不绝于耳。从理论上讲,一家期刊高质量论文发表的越多,高质量论文的观点或结论被相关学者发表的论文,引用的次数越多JIF就越高期刊的影响力就越大。但实际上并非理论期望的那么纯净,由于受高额科研奖励驱使以及JIF受多种因素影响,往往被一些期刊主办者恶意炒作,形成了期刊与学术评价对JIF既恨又爱的狂躁症。然而,面对JIF狂躁症,我们要做的不是简单地叫停或废除JIF,而是直面问题并坚持不懈地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因为任何评价方式都会有其不可避免的片面性。

全文链接 期刊影响因子(JIF)被炒作的影响